图片 2

虽然戏份没有程蝶衣和段晓楼多,段小楼以叛徒的身份揭发了菊仙和程蝶衣

《霸王别姬》是第五代导演陈凯歌的第五部作品,围绕着两个京戏艺人讲述了中国半个多世纪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的生存状态以及人性的思考。优秀的艺术形象必然是个性与共性的统一,每个角色的身上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又带着那个时代鲜明的烙印。就角色本身来说,程蝶衣太“虚”,段小楼太“假”,袁四爷太“滑”,所以我最喜欢的是菊仙,这个既能仰望星空又能脚踏实地的女人。

在这部影片中,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有一个鲜明的性格特点,正如程蝶衣的“虚”,她活在自己的穹顶之下,说话做事都仿佛在梦中,因此张国荣处理这个人物时,说话、走路都像在唱戏,不真实才是这个人物的“真实”。唯独菊仙难以一言以蔽之,陈凯歌在刻画菊仙时,也是用了不少笔墨,他既赋予了这个人物阴暗的一面来体现人性,又给予了她光辉的一面使这个人物复杂化、真实化。若果说程蝶衣是代表“纯净”的孩童,段小楼是代表“虚伪”的成人,那么菊仙就是能在世俗洪流中能够独善其身又保持初心的人。

她泼辣又勇敢,一出场就敢从妓院三楼往下跳,对侮辱她的嫖客张口骂“王八蛋”,看见老师傅要打段小楼,三言两语就给老师傅一个下马威,对着不听话的徒弟伸手就是一巴掌,她的泼辣让欺负她的人退避三舍。在这两个场景中,导演都采取了全景,突出了菊仙强大的气场。同时,她又勇敢地追求自己对新生活的向往,在没有得到段小楼应允的情况下,她就毅然决然为自己赎身,将自己的一生赌给了一个“嫖客”。婚礼上那超越世俗的“一掀”、“一踢”,充分显示出这个女子有着一颗勇敢地心。

可菊仙并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傻女人,尽管她的聪明时常使她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但是的智慧却三番五次地救了另外两个男人。菊仙在整部影片中一共有过三次谈判,三次出言阻止,两次示弱,表现出她既能察言观色又能审时度势的七窍玲珑心。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菊仙的三次谈判,分别是和段小楼、和程蝶衣以及和袁四爷。在与段小楼的第一次谈判中,导演用三个段落交代了菊仙逼婚这一情节,先是菊仙在戏院看戏看到一半中途离场,(这点我在观看第一遍时并未注意到)然后是菊仙在花满楼气定神闲地给自己赎身,最后是当着戏班子的面逼婚段小楼。细细分析下来,这个情节对于菊仙的心思缜密有着极强的塑造作用。为什么菊仙不提前也不错后偏偏要在要在看戏中途离场呢?因为菊仙要在离开花满楼后马上找到下家,她不能提前离开花满楼,否则他就会在离开花满楼又找不到段小楼的这段时间里无家可归;她也不能错后离开,曲终人散她就无法让戏班子给她的婚姻做见证。而逼婚段小楼更是四管齐下,让段小楼不得不从,理由合情合理、恩威并施。于情,段小楼救了她,她要报恩;于理,段小楼先求得婚;于恩,娶了就给段小楼做牛做马;于威,不娶她她就再挑一回花满楼。当当整整四句话,李碧华文化功底可见一斑。

在与程蝶衣的第二次谈判中,菊仙求他去救段小楼,亦在这个过程中识破了程蝶衣的心思,导演利用菊仙面目的特写,通过菊仙的一组表情:不解程蝶衣为什么不救段小楼时的皱眉,惊讶于程蝶衣对段小楼感情时的双唇微张,想到令他救段小楼的方法时的舒展眉头、双唇闭合,短短几秒可见导演和演员功力之深。而第三次和袁四爷的谈判更是一语中的,花不挑明却直击要害,让袁四爷去搭救程蝶衣,更让她一前一后进场与段小楼的莽撞形成鲜明对比。

菊仙这个人物具有很强的现实主义特征,因为她不是圣人,也会敌视别人,但又善良有爱,人性的善与恶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菊仙在老师傅面前告状程蝶衣抽大烟,把段小楼的决裂字据拿给坐牢的程蝶衣看,她用手段捍卫自己的婚姻和爱情。前一处仅仅是小小的报复,因而色调还算明亮,后一处色调变得阴暗,表现了菊仙的“诛心”之意。但是在理解了程蝶衣爱而不得,在程蝶衣遭受误解和背叛时,她又会给程蝶衣擦去脸上的口水、抱着戒烟抽搐的蝶衣,为失去虞姬角色的程蝶衣披上外套。而使菊仙真正品质浮出水面的正是文革中的那几场戏,导演为这个角色设计了丰富的戏剧冲突——她阻止段小楼诬陷程蝶衣,程蝶衣却揭发菊仙是妓女,然而菊仙却仍然从火中抢出程蝶衣视若珍宝的剑,并在自杀前还给了程蝶衣。

老师傅说要从一而终,而整部电影真正做到从一而终的人只有菊仙,她为爱勇敢,也因失爱而死。她比任何一个角色都更像一个真实的人。一种诡异又和谐的矛盾在她身上反复上演,她是妓女,却被赋予了母性的光辉和爱的力量,她胆小怕事审时度势,却是为了保护心爱之人,她明明和程蝶衣是情敌却又最懂他心疼他。程蝶衣是戏里的虞姬,但真实生活对他而言并不存在,菊仙才是真实生活里的虞姬,如果说段小楼和程蝶衣,他们的“美”的毁灭是因为人的劣根性,那么导演所塑造的菊仙的毁灭,更多的是那个又远又近的时代的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52hz鲸鱼小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程蝶衣:真戏真做,真虞姬 “让我做只路过蜻蜓,留下能被怀念过程
,虚耗着我这便宜生命,让你被爱是我光荣,无论谁在嫌我煽情,不笑纳也不必扫兴。”一首《路过蜻蜓》,唱自张国荣,唱的却是程蝶衣的一生。
师傅第一眼见蝶衣时就对他的母亲说这孩子没有吃戏饭的命,母亲忍痛断了蝶衣的第六指,蝶衣便开始了和京剧纠缠的一生。
大家叫他“小豆子”。戏班子的徒弟都是师傅条子调教出来的,“背班逃跑者,罚”是他们谨记的教条,所有人都知道逃跑的后果。但是师兄小石头还是放小豆子和小癞子逃跑。小癞子说小豆子离不开小石头。似乎从小石头因小豆子受罚那天起,小豆子就为他常含泪水。
那日,小癞子和小豆子一同逃跑去看戏,昏暗的剧场,高朋满座。小癞子坐在小豆子肩上看那出《霸王别姬》,他边抹眼泪边说为什么别人能成角儿,他啥时候能成角儿啊,却不知小豆子坐他肩上听戏时落下的也是泪水。想要人前显贵,您必得人后受罪啊。两人回到戏班子,小豆子被毒打一顿,小癞子胡乱吃下兜里的糖葫芦——这辈子他觉得最好吃的东西,最后选择了上吊自杀。从此以后,糖葫芦的叫卖声也变成了让小豆子心头一颤的东西。
成角儿后,小豆子取名程蝶衣,人人叫他程老板,与其说他享受唱这出《霸王别姬》带来的鲜花与掌声,不如说他享受和师兄一起唱这出戏的每分每秒——直到师兄决定娶菊仙那天。
他从未叫菊仙一声“大嫂”,对她说过最多的话是“多谢菊仙小姐”,他从未祝福过他们,也从未被菊仙的举动打动过。他忠诚地活在虞姬的角色里,愿意和小石头唱一辈子的戏。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他的眼里只有戏,只有小石头,只有霸王和虞姬,人们赞扬他风华绝代,但从此再无真虞姬,再无程蝶衣,再无张国荣。
(二)段小楼:假戏假做,假霸王
成角儿前,他叫小石头。从小豆子进戏班子那天,小石头就是小豆子最依赖的人。
成角儿后,他叫段小楼。他和蝶衣一同唱《霸王别姬》——直到他迎娶菊仙的那一天。
段小楼这辈子有两个最爱他的人:程蝶衣和菊仙。一个是从小到大受他关心,为他伤心的戏痴戏迷戏疯子师弟,一个是没有陪伴他大半辈子却足以因她感激和忏悔一辈子的妻子。
段小楼在片里砸过三次头:第一次为自己也为戏班子,他赢得了路人的赞赏却换来师傅的一顿教训。第二次为菊仙,他帮菊仙解围,也准备堂堂正正地迎菊仙过门。第三次为蝶衣,那块砖再也没有断开,倒是把自己的头砸得鲜血淋漓,这时再也没有能用一块砖解决的事了。
段小楼真正活在这个尘世里,他知道戏假情真,他在红卫兵的逼迫下,招供程蝶衣,说自己不爱菊仙,最后是将两个真正爱他的人逼上绝路。他平日的一言一行都说明他也是爱他们的,只是他还是没有能为他们放弃一切的勇气。
他说程蝶衣是真虞姬,自己是假霸王。他是没有忠诚地对待这个角色吗?他知道自己处在凡人堆里,他是假霸王啊,但是他是真的段小楼。蝶衣和他唱一辈子戏又如何,唱不成知己更唱不成爱人。
(三) 菊仙:生在花满楼,长在梨园行
我喜欢李安镜头下汤唯的敏感和挣扎,我喜欢王家卫镜头下张曼玉的温柔和优雅,但是我更喜欢陈凯歌镜头下巩俐的睿智和泼辣。
作为花满楼的第一名妓,想必应该给她一个妩媚的出场镜头?没想到第一个镜头是摔门而出,第一句台词怒吼了一句:“告诉你,我真急了!”好家伙,这一言不合就准备从楼上跳下去了。
菊仙一出场的泼辣也与后面的行为处处相呼应。她傲娇地离开花满楼,她为师傅眼里犯错的弟子说情,她把宝剑带去见袁四爷准备救蝶衣,每一件事,无一不带着她的泼辣。每一件事,又带着她的睿智。
还没正式过门,菊仙就叫蝶衣师弟了,蝶衣对她冷眼相待。殊途同归的两个人,菊仙想用离开的方式让蝶衣去为日本人唱戏,救出小楼。蝶衣一心为了救出小楼,为日本人唱戏。她时不时在蝶衣身边扮演着母亲的角色,却没有换回蝶衣的一点点感激。
菊仙从前在花满楼过着昏暗生活,但她踏入梨园行,特别是受到蝶衣的针对时,反而觉得原来的那种日子轻松。她从花满楼出来,努力地映衬段小楼,却处处被人贴着标签。她不懂戏,却处处和戏打交道。
她是一个时代刻画的女性,她渴望平静的生活,但现实却一次次扰乱她的计划,她是坚强的,也是无奈的。
(四)混乱的时代,身不由己的人们
袁四爷是个有意思的角色,演员葛优也是挑得恰到好处。葛大爷的瘦弱和一不留神就掏空的眼神正适合这个有苦说不出的角色。他懂戏,他最像是蝶衣的知己,他明白京剧的重要性,他貌似也有自己的办法去保住京剧。但是那个时代不允许啊,他像一只蝼蚁,被一块巨石压住,无法动弹。他爱蝶衣吗?我想他是爱虞姬。
段小楼说小四曾经是一条被程蝶衣捂热的小蛇,如今要成龙了。自小四和段小楼同台唱《霸王别姬》那天起,蝶衣就彻彻底底失望了。小四不服蝶衣的老套又暴力的管教,那是那个时代的进步,但这点进步是不足以掩盖文革的可悲。
他们都做了那个时代的殉道者。
相较之下,程蝶衣真才算时代造就的人物。望着与他纠结了一生的男人,他低声吟唱,圆滑的嗓音临空而来,破开了尘世的静谧,经历了民国,经历了抗日,经历了解放,经历了文革,他与他的大半生也在这一声声唱腔中悄然度过了。
他死了。如同当年的虞姬,拔剑自刎。蝶衣拔剑出鞘的一瞬间,白光刺痛了我们的眼睛。蝶衣痛苦的一生结束了。无论那道白光是希望或是绝望,我唯一能感触到的,是悲痛,是对戏和段小楼的决绝。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空气里仿佛还有他稚嫩的声音,余音绕梁,终日不绝。
错了,一切都错了。可这是谁的错,尽谁也说不清,道不明。随着程蝶衣的离去,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历史的风烟。只化成一滴虞姬的泪,在风中飘散。只能再哀叹一句,风华绝代,从此再无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里,最出色的角色,无疑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他唱了一辈子虞姬,他在生活做梦,他在梦里做戏。时代的动荡慌乱,社会的沧桑巨变仿佛与他是无关的。对于他,理想与现实、舞台与人生、男与女、真与幻、生与死的界限,统统被融合了。以致到最后,他拔剑自刎,仍像在戏里,他成为了真正的虞姬。

霸王别姬,片如其名,讲的是霸王别姬的故事,只不过,段小楼是假霸王,程蝶衣是真虞姬。段小楼和程蝶衣从小在戏园子里学戏,程蝶衣十分依赖他的师哥段小楼,渐渐的依赖变成依恋,后来他们一起唱戏轰动京城,得到了袁四爷和日本军官的青睐,段小楼娶到了花满楼中敢爱敢恨的菊仙,蝶衣对此感到绝望并成为了袁四爷的“红颜知己”,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不同的历史背景带来了不同的戏剧,现代戏和京剧产生了尖锐的摩擦,自然而然的小四和程蝶衣也因背道而驰的人生观走向分歧。文革让段小楼,程蝶衣,菊仙三人走上不同的路,段小楼以叛徒的身份揭发了菊仙和程蝶衣,为自己换来了安逸的生活,菊仙自杀,而终于熬过了文革的程蝶衣也在第一次和霸王登台唱戏时自刎而亡。
菊仙是这部电影中性格最鲜明的女人,她敢爱敢恨,作为花满楼的头牌,她骄傲恣意,可是当自诩风流的段小楼在楼下接住她的那一刻,菊仙便爱上了,爱的彻底,她抛下所有的积蓄只为成为段小楼的女人。但她却因段小楼的一句“从来没爱过”而选择死亡,对待爱情,她至纯至净。面对程蝶衣,菊仙内心柔软善良,程蝶衣因为戒烟而痛苦的时候,她给他温暖,当互相揭发的时候程蝶衣的剑被扔进火堆,她执着的跑进火堆抢出来,不管程蝶衣做了多少伤害菊仙的事情,她还是在他破落的时候给他温暖。世人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在那样一个人心散漫的世道,婊子和戏子却成了最有情有义的人。
程蝶衣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做到了从一而终,导演也努力去刻画这样的角色,所以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都是以同一场戏开始的,给观众一种程蝶衣本就是虞姬的错觉。他说“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所以我想,长达十年的文革,他有很多个机会离开这个对于他来说都是牛鬼蛇神的世界,但是他却等了十一年,只为了让虞姬在霸王面前自刎,他自刎前的那一转头那个眼神有绝望有满足,真的是一眼万年。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程蝶衣敏感脆弱,多情寂寞,所以在远离了段小楼的世界里,他活的痛苦凄然,他性格守成,逐渐与时代相背而驰,不为世人所苟同,所以他的死虽然令人惋惜却也在情理之中。
这部获得了金棕榈奖的电影,在创作手法上有很多值得后辈借鉴的东西。都说张艺谋对电影的色彩运用的是炉火青春,但看完霸王别姬会发现,陈凯歌也不相上下。电影开始,小豆子的母亲带着他穿过大街小巷,黑白的画面,民国时期,嘈杂的街道,给观众呈现出浓重的时代感,让观众有种在回忆中的感觉;段小楼去花满楼找菊仙时,满堂的红色,奢侈华丽,灯光师似乎特意把场面布置的喜庆又朦胧,给观众一种若有若无的暧昧,也与当时英雄救美的桥段有异曲同工之妙;程蝶衣与袁四爷对戏时,程蝶衣咿咿呀呀,不成曲调,却能让观众感受到他内心的绝望,朦胧的夜晚,偏蓝色调的光束打下来,更加令人郁闷悲伤。
电影的叙事风格虽看上去按照时间顺序发展的,但又并非如此,它视角宽阔,几乎将中国整个20世纪的发展历程刻画在电影中,主角也不是贵族家的少爷小姐,而是走江湖的戏班子,八大胡同的妓女,还有一些重要的线索人物,前清贵胄宫监,社会名流富豪士绅,日军国军红卫兵,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者等等,这些身份天差地别的人,却因缘巧合的凑在了一起上演了惊心动魄的故事,从长远视角看,他们每个人像他们所处的时代一样,没有出口,都是悲剧,只能在黑暗中等待重生。
有人说这部电影主要讲程蝶衣的爱恨情仇,但仔细琢磨后你会发现它讲的是京剧,是国粹。最明显的表现在电影的最后出现的字幕:一九九0年,在北京举行了“纪念京剧徽班进京二百周年”的庆祝演出活动……。在这个时候观众才恍然大悟导演的用意。导演借程蝶衣这样一个人戏不分的京剧代表人物的命运历程,喻为20世纪京剧的坎坷命运,直到文革走向衰败,导演以此让观众记住我们的国粹,我们的京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纳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世人皆念程蝶衣,念他的痴迷,念他的执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容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再看一回《霸王别姬》,菊仙这个人物同样让人动容。虽然戏份没有程蝶衣和段晓楼多,甚至影片进行了三分之一她才第一次出现。但是她是丰满的有血有肉的,她的一生单拎出来甚至也能拍成一整部传奇的电影。

她是泼辣的,勇敢的,果断的,善良的,同时也是自私的,她出身低微,向往着美好的生活,她是那样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同时又不普通的女子。

影片对她的前半生没有一点铺垫,但是不影响她成为一个完整的角色。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