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还是指蝶衣与小楼的深厚感情,喜欢上一个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人

陈凯歌在中国第五代导演里面是有很深的文学素养和思想深度,所以他的电影都有很深的哲理。这部较其它更明显,也运用的更好,深入浅出,一目了然,将道家“阴阳“在程蝶衣和段小楼在两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图片1>
       《霸王别姬》这部影片最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一个极具特点的人物—程蝶衣。我不过多谈论演员的演技,显然,张国荣把“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演绎得淋漓尽致。单单看影片将渺小的个人放在巨大的历史背景下,借此来讲述滚滚的历史车轮对人物命运的影响这一过程,就能发现,时代下的人物是极具有个性的,他们所反应的一切也可看作是一个历史时期或时代的缩影。
        程蝶衣与段小楼之间的悲欢离合掺杂着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发展盘旋纠错地展开着,程蝶衣也在时代的潮流中走向绝望。
        真“虞姬”程蝶衣: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一个人若活得太纯粹,就注定被纷扰的世俗所埋没。这句话常常被人用来形容程蝶衣,终其一生,只唱一段京剧,只爱一个段小楼。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在这句话上吃尽了苦口,只因念不对它,总是潜意识地读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差点断送了他的戏路。可又有谁能想到,当他真正念对了这句话的时候,却也深深的相信了这句话,陷进了这句话,一辈子都没有走出来。
         程蝶衣饰演虞姬到了炉火纯青,真假不分的地步,对于他来说,他愿意终生都是虞姬,只要可以陪在他师哥身边。这出戏,只能和师哥一起唱,要唱一辈子,除了师哥,不管和谁,都不是霸王别姬。
        程蝶衣是个可怜人,一个可怜的男人往往能够唤醒女性心底最柔弱的地方,我甚至想抱抱蝶衣。蝶衣人戏不分,雌雄同体,性格错位导致的“自我”迷失与畸形的时代环境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造成了他的悲剧性结局。
        他的悲剧结局不是空穴来风。从他进戏班子学戏开始,就注定了他一生痛苦。程蝶衣喜欢学戏,甚至于在他逃跑之后看到“霸王别姬”的演出时唤醒了自己的性意识。在和小癞子逃跑归来的时候,宁愿主动挨师傅的棍棒也要继续学戏,而小癞子却无法忍受这种残暴而选择上吊自杀。其实小癞子的结局也反衬了程蝶衣对京剧的热爱以及对逃跑之后发现对他那师哥的放不下。
         在那个学京剧的人人都想成“角儿”的年代,程蝶衣和段小楼因一段“霸王别姬”而闻名大街小巷,成了名角儿。“虞姬”程蝶衣一心想和段小楼把这出戏唱一辈子,却没料到其实在“霸王”段小楼的心中,“霸王别姬”这出戏只不过是“成角儿”的工具。
         段小楼娶了妓女菊仙,“霸王别姬”的梦开始破碎。蝶衣这才发现,其实段小楼对他的情感和他对段小楼的情感完全不同。然而蝶衣早已融入“虞姬”这个角色不能自拔,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段小楼都是他的“霸王”。他爱他,蝶衣嫉妒菊仙,视她为劲敌,又因为她是妓女这个身份,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糟践”了他那至高无上的“楚霸王”。
         一次又一次,蝶衣仍然爱他的“霸王”爱的深沉,他愿意为他做一切,为了救他可以去给日本人唱戏,段小楼得知打了他一巴掌,他也毫不在乎,只要是为了小楼,给谁唱戏又如何呢。蝶衣活的纯粹,活着就是唱好戏,和守护段小楼。
         残酷的文革使得蝶衣的“霸王别姬”梦彻底破碎。文革不仅剥夺了程蝶衣存放对“霸王”幻想的舞台和表演虞姬的衣饰,而且把段小楼和程蝶衣作为“戏子”被当成牛鬼蛇神揪出来批斗。而出于对生的渴望,他的师哥段小楼出卖了同门之情,违背着自己的良心,把程蝶衣和袁四爷事情揭发的一干二净。他看到自己苦苦依恋的“霸王”都跪下了,他看到自己被最爱的人出卖,他知道京剧要亡。蝶衣发疯似的站起来报复段小楼,向着红卫兵喊:“我揭发,我也揭发!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井残垣!你丧尽天良,你空剩一张人皮。”自己辛苦塑造了半辈子的“虞姬”幻象,被“霸王”亲手摧毁,“霸王别姬”的梦彻底破碎,这就是程蝶衣最大的悲哀。
          在绝望的哀号和目睹菊仙吊死之后,程蝶衣的“虞姬“幻象彻底破灭,原来即使作为真女人,和自己一样深爱到如此地步,也不过是如此结局,世上再无“真霸王”,何来“虞姬”?
          “虞姬他怎么演,都是一死。”在程蝶衣第一次演虞姬的时候似乎就暗示了他的悲惨结局。在还是小豆子和小石头的两人第一次见到宝剑的时候,小石头惊呼“要是有了这把宝剑,那可就真成了霸王了。”自那时起,蝶衣就想把这把宝剑送给师哥,那个他心目中的“霸王”。宝剑因蝶衣而生,“霸王”亦是因蝶衣而生,在数十年的时代洪流中,宝剑兜兜转转,见证了蝶衣一生的悲哀与挣扎。当程蝶衣从“霸王别姬”的梦中醒来,他唤道:“我本事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最终,他如虞姬一样,自刎身亡。映衬了那句话“能够杀死虞姬的只能使她自己。”
       “霸王别姬”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楼,段小楼和程蝶衣也成就了“霸王别姬”。而最后,“虞姬”真的成了“虞姬”,而“霸王”却最终在时代中认怂。段小楼从未爱过蝶衣,他爱的,不过是他自己罢了。

        

安静的冬夜,逼仄的宿舍,守着自己的手提,终于看完这部被点评过无数次的经典之作。影片落幕,心中已满是悲伤,究竟是“霸王别姬”还是“姬别霸王”,终了只喃喃自语“程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不疯魔,不成活?!
有人说这部影片探讨了许多跟同性恋有关的内容,是指蝶衣还是小豆子的时候遭遇张公公的凌辱,还是指蝶衣与小楼的深厚感情,还是指蝶衣与袁四爷之间的纠葛……
“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当小豆子为《思凡》挨了无数打,双手血肉模糊,泪水挂满两腮,仍痴痴的念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眼看着整个戏班就要因这一句话失去进宫表演的机会,师哥小石头(段小楼)冲过去,一把揪起小豆子摔在椅子上,就把烟斗锅子塞进小豆子的嘴里,“我让你错,我让你错……”,说话间,两人都已泪眼婆娑。这一举动,终于为戏班挽回了宝贵的机遇,也彻底纠正了小豆子的“口误”。从此,小豆子再也不是“男儿郎”。
时光荏苒,经历了民国、抗日、解放、文革……蝶衣与小楼在影片的最后唱那阔别了12年的“霸王别姬”,小楼笑着逗蝶衣“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蝶衣愣了,所有的一切,此时此刻,宛若高山雪崩般炸裂在他的脑海,“我本是男儿郎,我本是男儿郎……”,影片行进到这里,我才忽然明白,蝶衣一生的悲剧,原来不是在他在进入戏班那一天铸就的,而是,烟斗伸入嘴里,血水从齿缝流出来的时候,他已做不了自己了。那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是他对最终要接受的“程蝶衣”的命运的抗争,最后的抗争~那样苍白无力的坚守,终于在烟斗入嘴的那一刻,结束了……
蝶衣与袁四爷——一个无比欣赏他的人,那一句,“这戏这样演的话,就不是霸王别姬,而是姬别霸王了啊”道出了所有的玄机。霸王是戏里的霸王,虞姬确是活生生的虞姬。你说蝶衣与袁四爷搞同性恋?那明明是袁四爷想做霸王而欲占有虞姬。那何尝不是与当年小豆子遭遇张公公一样的无奈,一名戏子,而已。。他能做的能拿出来的砝码,只有这么多。
当抗日战争结束,而程蝶衣因为“汉奸罪”站在了法庭上,当权者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拿着司法的武器向一名戏子问起了战争之罪,那时那景就像一条皮鞭狠狠抽在时代的脊背上,那是当权者多么可笑的自我作践。
“虞姬,虞姬,奈若何?”
谁说小楼是蝶衣的精神支柱,其实,蝶衣才是小楼的精神拯救者。一直是他在挽回愈行愈远的段小楼,“师哥,你忘了,我们之所有今天的成就,还不就是靠了师傅那一句话——始终如一”
程蝶衣做到了。也让,段小楼由衷的感叹“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不疯魔,不成活~
终于,让他忘记自己是谁的人是师哥,让他再次清醒的人依然是师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拔剑,自刎……电影落下帷幕。蝶衣的一生——不疯魔,不成活。

”阴“是不变的。程蝶衣是”阴“的表现。不管是他对师哥的感情,还是他对京剧的痴迷,对待人生更是如此,将师傅那句”从一而终“做到了极致。他把人生活成了一个整体,人生如戏,戏即人生。

图片 1

”阳“是变的。段小楼是”阳“的表现。从开始对袁四爷不卑不亢,到为救程蝶衣的委曲求全。从开始为护蝶衣不惜违抗师傅,到为救自己出卖蝶衣。他被社会裹挟着前进,世事如棋,人终究只是棋子。

       《霸王别姬》这部影片最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一个极具特点的人物—程蝶衣。我不过多谈论演员的演技,显然,张国荣把“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演绎得淋漓尽致。单单看影片将渺小的个人放在巨大的历史背景下,借此来讲述滚滚的历史车轮对人物命运的影响这一过程,就能发现,时代下的人物是极具有个性的,他们所反应的一切也可看作是一个历史时期或时代的缩影。
        程蝶衣与段小楼之间的悲欢离合掺杂着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发展盘旋纠错地展开着,程蝶衣也在时代的潮流中走向绝望。
        真“虞姬”程蝶衣: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一个人若活得太纯粹,就注定被纷扰的世俗所埋没。这句话常常被人用来形容程蝶衣,终其一生,只唱一段京剧,只爱一个段小楼。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在这句话上吃尽了苦口,只因念不对它,总是潜意识地读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差点断送了他的戏路。可又有谁能想到,当他真正念对了这句话的时候,却也深深的相信了这句话,陷进了这句话,一辈子都没有走出来。
         程蝶衣饰演虞姬到了炉火纯青,真假不分的地步,对于他来说,他愿意终生都是虞姬,只要可以陪在他师哥身边。这出戏,只能和师哥一起唱,要唱一辈子,除了师哥,不管和谁,都不是霸王别姬。
        程蝶衣是个可怜人,一个可怜的男人往往能够唤醒女性心底最柔弱的地方,我甚至想抱抱蝶衣。蝶衣人戏不分,雌雄同体,性格错位导致的“自我”迷失与畸形的时代环境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造成了他的悲剧性结局。
        他的悲剧结局不是空穴来风。从他进戏班子学戏开始,就注定了他一生痛苦。程蝶衣喜欢学戏,甚至于在他逃跑之后看到“霸王别姬”的演出时唤醒了自己的性意识。在和小癞子逃跑归来的时候,宁愿主动挨师傅的棍棒也要继续学戏,而小癞子却无法忍受这种残暴而选择上吊自杀。其实小癞子的结局也反衬了程蝶衣对京剧的热爱以及对逃跑之后发现对他那师哥的放不下。
         在那个学京剧的人人都想成“角儿”的年代,程蝶衣和段小楼因一段“霸王别姬”而闻名大街小巷,成了名角儿。“虞姬”程蝶衣一心想和段小楼把这出戏唱一辈子,却没料到其实在“霸王”段小楼的心中,“霸王别姬”这出戏只不过是“成角儿”的工具。
         段小楼娶了妓女菊仙,“霸王别姬”的梦开始破碎。蝶衣这才发现,其实段小楼对他的情感和他对段小楼的情感完全不同。然而蝶衣早已融入“虞姬”这个角色不能自拔,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段小楼都是他的“霸王”。他爱他,蝶衣嫉妒菊仙,视她为劲敌,又因为她是妓女这个身份,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糟践”了他那至高无上的“楚霸王”。
         一次又一次,蝶衣仍然爱他的“霸王”爱的深沉,他愿意为他做一切,为了救他可以去给日本人唱戏,段小楼得知打了他一巴掌,他也毫不在乎,只要是为了小楼,给谁唱戏又如何呢。蝶衣活的纯粹,活着就是唱好戏,和守护段小楼。
         残酷的文革使得蝶衣的“霸王别姬”梦彻底破碎。文革不仅剥夺了程蝶衣存放对“霸王”幻想的舞台和表演虞姬的衣饰,而且把段小楼和程蝶衣作为“戏子”被当成牛鬼蛇神揪出来批斗。而出于对生的渴望,他的师哥段小楼出卖了同门之情,违背着自己的良心,把程蝶衣和袁四爷事情揭发的一干二净。他看到自己苦苦依恋的“霸王”都跪下了,他看到自己被最爱的人出卖,他知道京剧要亡。蝶衣发疯似的站起来报复段小楼,向着红卫兵喊:“我揭发,我也揭发!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井残垣!你丧尽天良,你空剩一张人皮。”自己辛苦塑造了半辈子的“虞姬”幻象,被“霸王”亲手摧毁,“霸王别姬”的梦彻底破碎,这就是程蝶衣最大的悲哀。
          在绝望的哀号和目睹菊仙吊死之后,程蝶衣的“虞姬“幻象彻底破灭,原来即使作为真女人,和自己一样深爱到如此地步,也不过是如此结局,世上再无“真霸王”,何来“虞姬”?
          “虞姬他怎么演,都是一死。”在程蝶衣第一次演虞姬的时候似乎就暗示了他的悲惨结局。在还是小豆子和小石头的两人第一次见到宝剑的时候,小石头惊呼“要是有了这把宝剑,那可就真成了霸王了。”自那时起,蝶衣就想把这把宝剑送给师哥,那个他心目中的“霸王”。宝剑因蝶衣而生,“霸王”亦是因蝶衣而生,在数十年的时代洪流中,宝剑兜兜转转,见证了蝶衣一生的悲哀与挣扎。当程蝶衣从“霸王别姬”的梦中醒来,他唤道:“我本事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最终,他如虞姬一样,自刎身亡。映衬了那句话“能够杀死虞姬的只能使她自己。”
       “霸王别姬”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楼,段小楼和程蝶衣也成就了“霸王别姬”。而最后,“虞姬”真的成了“虞姬”,而“霸王”却最终在时代中认怂。段小楼从未爱过蝶衣,他爱的,不过是他自己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