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长儿子经常为朵儿咖啡馆清理水沟,不想换了

终于找到了它的下载的地址,可是,慢得好像蜗牛。
后来还是选择了在迅雷看看里面看,我的铁通网络依旧不争气,果然,片子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各种缓冲中,我于是有点怨念那些美好的心情被打折了。
噢,对了。 我今天要说的是一部电影,说它是文艺片也好,说是青春片也好。
总之和爱有关,是梦想不是爱情。
只是“有爱”罢了。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一部文艺片了,文艺片总是进行太缓慢又显得冗长,可是,却不想快进一秒钟,不想错过任何一幕。

请不要笑我,我所知道的第三十六个故事的主题是‘我爱你’。

  朵儿经营着一家甜品咖啡店,甜品也是相当棒。妹妹蔷儿为了帮姐姐提振人气就搞了个“以物易物”的空间,朵儿的咖啡店因此大火。

电影的名字叫《第36个故事》

  侯孝贤,雷光夏,桂纶镁,林仔仔。这样的组合令我对这部电影产生了兴趣。这是一部很文艺的台湾电影,昏黄的灯光,浅浅的色调,不太优雅的咖啡馆,浓香的咖啡,诱人的蛋糕,默契的姐妹,爱唠叨的老妈,各色的客人,有趣的以物易物,还有发生在和没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故事……再加上雷光夏低吟浅唱的声音更是为影片增添了一份静谧,一点一滴地诉说着时光的缓慢流动,吟唱着人们心里的温暖。
  朵儿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一间不大的咖啡馆就能让她开心得光着脚跳起来,蔷儿想要有自己的车想要环游世界,还想帮姐姐换到骨瓷,沙发客想要有张沙发可以睡一晚,里长想要泰文食谱……在这间咖啡馆里,除了咖啡和蛋糕可以用钱买到其余都要用换的。你想要换什么?你会拿什么来换?

      星期一,生乳酪蛋糕。

 

《第36个故事》本来就是一个很美的故事,每一个画面就好像一张明信片。
加上夏光雷那让人心温暖的轻幽音乐
加上那朦胧的和谐色调
最主要的,是要加上两个很漂亮的面孔。
两个都是很干净的女人,姐姐朵儿是桂纶镁,妹妹蔷儿是林仔仔。

  蔷儿说,我不知道要换什么,只是不想用吉他换木马木马又换吉他。但是清水沟可以换泰文食谱,两首民谣可以换一本书,刷油漆可以换木马……就是这样,这就是朵儿的“心理价值”。刚刚辞职的副机师带来了35块香皂和35个故事不知道该换什么,蔷儿灵机一动想出那就兑换35份情书好了。很漂亮的香皂,有着不同的颜色,来自地球的各个地方,拥有着不同的故事。可是故事讲完他却带着香皂和朵儿的画走了,不想换了,因为那是回忆……
  车被撞坏了,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赔钱,还是海芋?
  如果可以选择,你会把把学费拿来读书,还是去环游世界?
  在你心里最有价值的事是什么?
  这三个问题以及影片中的那些回答都曾在心里晃过,可是依旧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我也在心里一点一点的衡量,我想我会选择海芋吧。我想我会选择环游世界吧,在读书的人想要环游世界……
  我最喜欢的画面是影片中那个空城的镜头,伴有桂纶镁宁静的讲述:有一天
有个画家在一间四十层楼高的旅馆房间内醒来 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
他突然发现城市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灵机一动 就在纸上画了一个女孩
细心的剪了下来 让她随风飞了出去 女孩在城市里一个人漫游着 一个人喝着咖啡
一个人看着风景 画家觉得她好寂寞 他就又画了另一个男人 也让他飞了出去
但是纸片男人 却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落在了另一个地方 然后也孤独的喝着咖啡
孤独的看着报纸。事实就是这样 不会照你的意思走 在这个城市里
一定有人少了骨瓷 也一定有人多了骨瓷 一定有人多了沙发 也一定有人少了沙发
只是还没找到彼此而已 这就是城市 这就是城市日复一日的故事……

      星期二,提拉米苏。

  这间咖啡馆除了只卖咖啡之外,其他东西都是要用东西来交换的,可以用一个故事换一件八巴哥吊坠,用一本泰国食谱换来清理水沟,用两首歌换一本乐谱……

朵儿开了一家朵儿咖啡屋。开业之前朵儿的车和载满海芋的卡车相撞。于是呢,海芋就从卡车上跑到了朵儿的小皮卡上了。
“我有一卡车的海芋,你们要要吗?那用东西来换吧”
于是咖啡店开业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收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礼物。
礼物塞满了咖啡屋,林仔仔,哎,这只妖孽,太可爱了。于是她以物易物,最初只是因为姐姐想要一副骨瓷而自己想要一辆车……

  当是想到的是苏打绿的《城市》那首歌,面目狰狞,麻木的心,刷白的瞳孔……我们走过一座城市又一座城市,可是从来没有过“这个城市属于我”的感觉,感到的仅仅只是迷茫而已。其实,所谓城市也不过是座空城而已。空城不能代表什么,因为故事的主角是人和人的心……我们一直都在寻找,人们给自己定义为是在寻找理想寻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寻找一条正确的路,可是正确的路是什么样的呢,平整宽阔车水马龙霓虹闪烁……谁也不知道。更多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蔷儿不知道要换什么,只是不想用吉他换木马木马又换吉他,我们又何尝不是。假如你会找到想要的东西可必须要以物易物,你要拿什么来换?朵儿同意用歌声来换书用刷油漆来换木马,因为这符合她的“心里价值”。朵儿愿意用她的咖啡馆给妹妹换35个城市机票,因为她认为这是值得的。你想到要交换的东西了么?它符合你的“心理价值”么?

      星期三,手指泡芙。

 

咖啡馆里面开始以物易物。
“我们只卖咖啡,这里面的东西,你要是想要的话,用东西来交换吧”
于是,一次清水沟换走一本泰文食谱;两首歌换走一本歌谱;一把吉他换来的一个木马……

   赔钱和海芋,你选哪个?读书和环游世界,你选哪个?

      星期四,布朗尼。

  蔷儿原本想换一辆自己的车子,还想给姐姐换一套骨瓷。结果她换来了自己的爱情,姐姐换来35张机票和将要续写的第36个故事。

 

  不想用吉他换木马木马又换吉他,那想要换什么呢,想好了么?

      星期五,烤布蕾。

 

一直以为咖啡馆是一个可以存放心情的地方,这里的任何一个符号,都是负载着自己或者别人的一段秘密,一段想念。

      星期六,威风蛋糕。

  一只八哥吊坠换来了姐妹俩人的故事。父亲过世后,妈妈做了两只签,姐姐抽到读书,妹妹抽到环游世界。姐姐读书很用功,却羡慕不能像妹妹那样看世界,妹妹在无数个角落里给姐姐寄明信片。姐姐务实,妹妹喜欢异想天开。

我没有去过台湾,却觉得这是个欲纵物流的城市,丰富多元。俗气和文艺不断交替,梦想和现实轮番上演。
她们说话的口气都是嗲嗲的,好像很傻。
但能把文艺片和青春片都拍得这么唯美的就只有台湾,比如《听说》《渺渺》《艋舺》《海角七号》甚至是同期推出的弱智爱情片《一页台北》。其实发现没有?她们的思想都很天马行空。
额,好吧,其实我很喜欢,因为很纯洁。
就像…易拉罐!对,易拉罐!“嘁…”被拉开的那一瞬间,是通透。

      哦。对不起,星期天我要休息!因为,优雅也有时间限制………

 

 

【并不是很优雅的朵儿咖啡馆】

  里长来喝咖啡时看中一本泰国食谱,妹妹不卖,说除了咖啡,只能以东西来换。里长儿子为他们清理水沟换来一本食谱,也换来妹妹的“遇见”。其后,里长儿子经常为朵儿咖啡馆清理水沟;其后,里长儿子说他会做蛋糕;其后,在姐姐周游世界的时候,里长儿子就为朵儿咖啡馆做蛋糕……

电影里可圈可点的地方灰常多。如果硬要找一个缺点,那就情节主线不太严谨咯,不会想知道它结局是什么,因为过程已经会让你惊喜很多次了。
如果没耐心欣赏文艺片的正常人呢,就不要逼迫自己去看了哈。这是适合文艺小青年、和在心中还存有幻想和青春的筒子们看的。

      和朵儿咖啡馆相遇的那天是夜晚。和某个人相遇,需要的机缘同样的和某本书籍,某部电影相遇也是如此的。所以和朵儿咖啡馆相遇那天我并不美,相反的是很久没有洗的头发,邋遢的模样让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

 

很喜欢林仔仔的角色,据说是她的第一部电影,估计就是演艺她自己吧。
“我姐呢,每天熬夜读书,功课越来越好,但是熬到长满青春痘。”

      电影有个场景是朵儿在咖啡馆装修完之后,那种欣喜,手舞足蹈的模样,就是那种梦想实现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羡慕的……还有朵儿和那么一大卡车的相遇不是最浪漫却是最写实的。

  那35个故事是一个男子给朵儿的,他是一个机师,可以到处飞,35块香皂就是他交换的故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朵儿喜欢上他,当第35个故事讲完后,男子带走了香皂,以及朵儿为每个香皂的插画。

“心花朵朵开哦”“开开开”“喂,你给我一千块零花钱我我就还你”“你就给我嘛”
她骑着单车派发传单的时候,阳光透过树荫印在脸上,不羁而干净。
她在咖啡馆里面给客人讲自己姐妹的故事,因为要换客人手中的八哥挂饰,后来还把姐姐给说哭了。

      我有一大卡车海芋,如果你想要一些,也想顺便来看我,然后拿低筋面粉、或阿拉比卡咖啡豆来换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