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官网】被安置在小小的世界看似幸福的生活,他们第一次看见了伊甸园

“你是谁?”
“我是创造者,创造了一个受万众欢迎的电视节目。”
“那么我是谁?”
“你就是那个节目的明星。”
“什么都是假的?”
“你是真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听我的劝告,楚门,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是在我的世界,你什么都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地知道你自己。”
“你无法在我脑内装摄影机。”
“你害怕了,所以你不能走。•••楚门,不要紧,我明白,我看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时,我在看你;你学走路时,我在看你;你入学时,我在看你;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那一幕。你不能离开,楚门,你属于这里,跟我一起吧。”
这是在影片的最后,当楚门最终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假象的时候,他和他的“创造者”之间的对话,“创造者”声音来自虚空,语调柔和,表情慈祥,他用双手“捧着”楚门,温柔地抚摸他,俨然一副上帝的模样。笃信上帝的人坚信,人类之所以要遭受苦难,是人类始祖亚当偷食禁果而被驱逐出了伊甸园所致,这是人类的原罪。正如上帝创造了人,将人安置在天堂一般的伊甸园一样,楚门的“创造者”给了楚门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众生围绕着他。楚门要付出的代价则是,他的一生要由“创造者”来主导。他没有隐私,他生活的每分每秒都会通过卫星输送到各家各户的电视屏幕上,他也不能离开“创造者”给他圈定的世界,最糟糕的是,他的世界里没有真实。跟上帝观察人类世界不同,至少众生相对平等。而楚门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众生围着他转悠,但是同时也观察着他,所有的感情都是假的。就像亚当抵受不住禁果一样,楚门也抵挡不住外面世界的诱惑。
到了一定的年纪,儿童总是对在地图上寻找自己的位置产生浓厚的兴趣。自己熟悉的生活所存在的地点居然可以在地图的表面上找到,实在有一点儿神奇。
 影片一开始描述楚门对斐济这个地名存有特殊情结,那是他的初恋女友居住的地方。他想着有一天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去找女友,却因为小时候曾经看到父亲溺水身亡而对水有一种恐惧感,终于没能离开。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死去的父亲又出现了,于是他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周围的人与事很奇怪,于是他强烈地想离开桃源。
马斯洛认为人有五大需求:生理的需求,安全的需求,社交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鲁迅说,中国的历史可划分为两个时代,做稳了奴隶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这是中国封建社会,人们为满足生理需求也就是温饱需求而战斗的历史。而世界各国废除封建制度提倡民主自由,则是为了满足尊重的需求。个人认为,楚门最终离开桃源是基于人的这一层次的需求——尊重的需求。正如“创造者”所言,外面的世界一样虚假,但是他在桃源是安全的。也就是说,安全的需求,楚门已经得到满足。但是他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地方却是一个演播室,蓝天白云日出日落都是假的,亲情友情爱情也都只是一个假象,他历经艰辛甚至不惜牺牲生命也想走出的地方只是一个演播室。他被愚弄了,被愚弄了整整三十年,最后由“创造者”上帝一般地出现,他更清楚了解原来自己从出生就一直被全球播放。正如“创造者”笃定地说楚门离不开桃源一样,他也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接触到真正的世界。没有经历过那种抉择,我个人觉得离开不是难事。可是回头一想,那是他熟悉的地方,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而外面的世界是怎样他却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也许是“创造者”最后的话刺激了他,他明白,在这个熟悉的世界里,他同样掌握不了任何东西,所以他也就无所谓离开了。
而需要引起我们反思的,可能作为观众的我们剥夺了楚门人身权利这一点了。不仅仅是“创造者”这个独裁者需要受到谴责,恰恰是我们热爱真人秀的心理导致了这类节目的出现,虽然影片有些夸张,但是大众传媒的弊病的确已经开始凸显。而最后,当楚门离开桃源节目停播,大家为楚门勇敢离开桃源感到由衷高兴,之后立即换台,并且说,“没关系,还有别的节目”的时候,不知道大家内心除了感到精神舒缓下来之余还有没有觉得悲从中来?

今天突然收到一封信件,打开,是交警大队寄来的罚单,原因是多次闯红灯,被摄像头拍下,限几天之内交付罚款,就这样,想起了《楚门的世界》,想起了金凯瑞,当然,我并非抱怨镜头下的现代城市的不自由,该罚的还是要罚,我只是想起,只是想起罢了。
                                                           —————-
题记
 
    《楚门的世界》,之前有网友拍砖,说是翻译地很差,与原英文片名完全是两码事,但我却喜欢这个中文译名,尽管许多舶来片的译名让人想吐,这次却是个例外,倘若直译为《真人秀》,无论是从诗意上还是哲理上都要大打折扣,中文表意有它擅长的地方,主人公在片中有个可爱的名字,阿仁,名字自然土的可以,这是其身边关糸密切的人对他的昵称,有点类似于乳名,这个称谓远不及楚门两字来得优雅的,”楚门”二字是很有符号性的,符号具有普遍性,完全可以做为世上如此之多活在不真实世界中的芸芸众生的代名词的,世界文艺史上刻画了许多类似的典型,我们称之为类型,如:装在套子里的人,如奥楚蔑洛夫,如俄底浦斯。当然”楚门”也适合。所以我以为本片的译名简直可与当年的”可口可乐”有的一拼,让人无懈可击。
      其实楚门就是另一个亚当。而爱德-哈里斯则是桃源岛的上帝。上帝神迹玄妙,造了日月万物之后,按自已的老脸,造了亚当和夏娃,只是刚开始他们是看不见的,是瞎的,我不知道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据说虽然目盲,可亚当夏娃生活得很happy,穿着树叶的他们能感受到鸟语花香,溪水淙淙,苹果树开花结果的芳香,感受伊甸园美好安全的。但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何况旁边有小人作祟,蛇也就是撒旦,诱使他们咬了一口苹果,他们第一次看见了伊甸园,看见了对方,确实很美,于是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很美的地方做起很美的事情来了,结果可想而知,撒旦被称为魔鬼,苹果被叫做爱情之果,此外老人家龙颜大怒,毁了伊甸园,下令永世放逐,但考虑到他们有回来的一天,于是另造了天堂以备不时之需。
      到此,亚当正式宣告出走,亚当携起夏娃之手流落天涯了,前路充满险恶,但他们义无反顾,这需要怎样的勇气?回过头来说,伊甸园绝对是美好的,这里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污染,没有毒大米没有毛发水,堪称人居地的典范,就像《楚门的世界》中,楚门的上司拿着杂志扬手道:“看,桃园岛获得联合国人居奖了。”
 
   
     
      但这一切都是谎言,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所有的真相都是假象。在他们目盲阶段,他们只是按照上帝的意愿生活,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快乐但却不真实,他们没有自我!这是最关键的,所以当他们心知目明之后,他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听话。他们需要真相,以及由真相带出的真爱。这就是他们出走的全部原因:为了爱和真我!别无他由。
     《圣经》说,他们二人是被上帝逐出的,但这只是宗教家的一厢情愿罢了。他们不再眼瞎以后,伊甸园围墙外的世界和身边的爱人才是真理。上帝完全可能像爱德-哈里斯扮演的”桃源岛”的创造者一样底气十足的高喊:我是看着你出生的,我是看着你迈出人生的第一步的,我是最先看到你为人夫的快乐的……!但讽刺的换来的只是“如果我们再也不见面,那么我祝你早午晚都安”以及一个勇敢的背影,一个寻找真实和真爱的背影。
      其实人类的一切叛逃或出走行为都是为了这两个名词:
      韩非出走秦国,是渴得明主,一展抱负,实现自我的真实价值。
      男女私奔,绝对是为了逃避家长的重压,寻求真爱。
      婴孩离开安全温暖的子宫,是为了成人,探寻自己的人生。
      娜娜出走,不是易卜生的错,她是去寻找爱情去了。
      未成年人的叛逆,那是他们看不清青春期的真相和自我的真实,
      我们喜欢旅游,因为在异地的天空下,在陌生的人群里,我们的眸子更清亮,我们的感官更敏感,我们的自我存在意识更强烈———
       至于楚门出走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更是为了真相和施维亚。桃园岛和伊甸园有得一比,是安全的港湾,但也是虚假的天地,楚门还是离开了。
       说到“桃源岛”,想到陶渊明的桃花源,这个与世隔绝,民风淳朴的绝境是几千年来中国百姓和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尽管它最后消失于来路的迷雾之中,仅供千万人的缅怀。但如果有野史,我相信桃花源要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平静,世人不知桃花源,桃源人却知道世界之大,从乱秦到东晋的五百年间,你能想象得到多少渴望真实,追求自我,携手真爱的“野心家”从桃花源中逃出吗?不知道,但绝对不会是少数。
      出走,是人类的天性。当然,出走是有下文的:
      韩非出走,最后惨死于狱中,凶手是同门李斯;
      男女私奔,不仅要考虑到生活的艰辛,还要考虑到始乱终弃的平常;
      婴儿离开子宫,极少数的夭折,剩下的面对着这一团糟的世界;
      娜娜出走,鲁迅先生不是说过吗,她最后还要回到小职员丈夫的家中的;
     未成年人的叛逆,终究还是要回到生活的正轨上来的,也有可能误入歧途;
     我们喜欢旅游,但旅途有许多的不确定因素,许多事情的发生是你始料不及的,何况最后还是要回到家中的。
     出走,无疑是有风险的,但同时又是具有诱惑力的,每个人都想出走,每天都有人出走,身体的出走,精神的出走,我们乐此不疲的忙活着,抗争着,就是为了出走出走出走,出走,是我们从亚当夏娃身上继承下来的DNA。
必发365官网, 
     还有一点值得探讨。是出走重要还是责任重要,这是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出走是以不负责任为代价的,桃园岛是假的,大海是假的,雷电雨雪是假的,但妻子却是真的,慈祥的母亲和溺水未亡的父亲是真的,有许多东西是真的,那么怎么抉择??是不负责任还是不要自我?这是一想就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难问题。出轨,同床异梦,叛逆的孩子,我们在努力平衡的走着钢索。
     最后,楚门是不幸但又幸运的,他的世界有门可以逃,我们的世界出逃无门。

    本片的最大亮点,是在结尾处,影视公司的导演,在摄影棚的天幕上与楚门对话,这个情节的设置隐喻了上帝的身份。导演的话其实并不假,虽然这里全都是假的,但外面的生活也不一定比这里好,谎言、欺骗、丑恶,一样也不必这里少。但楚门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开。是的,就算是迷雾重重、前路艰辛,也要自己作主,我的生活不能被别人操纵。

     

      其实楚门的选择,也是人类的选择。这个情节,直接套用了圣经的故事。上帝给了亚当和夏娃一个伊甸园。但好奇心和不满足最终让亚当和夏娃吃了苹果,走了出去。那只蛇,就是我们的内心。

看完本片,第一时间想到了宿命论。我们是否也是“楚门”?我们在不同时间的不同心情、不同环境下做出的不同选择,是否这一切也是被早早预设好的?看到楚门最后走出那个“世界”真是大快人心,终于冲出了束缚,选择做自己,这对一个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做自己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你现在存在的世界不一定真实,你所追求的或许才是最真实的。

      楚门的一生,确切来说是前半生,是被人设计好的。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包含了可以模拟风雨闪电,日出日落的天空,一个美丽小镇和一群居民。这个除了长城之外,世界上第二个能在太空见到的人类建筑物,就是为了拍摄楚门的一生而设计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