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酒是有生命的,Jack只是无条件甚至有些敷衍的支持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臭胖胖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不曾想过,一杯酒也是有生命的,所以我当时的表情就像Miles一样,深深地被Maya吸引住了,我想也是在那个时候,Miles爱上了Maya。
 
       葡萄酒不像其他饮料,可以完全由生产线制作。葡萄酒,从葡萄到酒,从播种到采摘,从发酵到在橡木桶中升华,每个步骤都需要人工,所以一瓶葡萄酒才如此珍贵,所以才说葡萄酒是有生命的。

Miles说自己想在最美好的时刻,比如结婚十周年时,才打开那瓶酒,只可惜自己的婚姻没能维持到那个时候。

故事围绕Miles与Jack两位中年男人的旅行展开,Jack是个过气演员,即将与地产商的女儿步入婚姻,Miles是中学教师,也是不得志的作家。两人是大学时期的好友,所以婚前,Miles决定通过一场酒庄之旅结束好友Jack的单身生活,可Jack并不怎么关心酒与高尔夫,只想要走心或不走心的F运动。两人的旅行扭曲着、碰撞着、迸发着矛盾,电影也通过一个个高潮和低谷反应着中年男人的焦虑。
Miles是个内心脆弱的人,油腻但善良。2人在旅途中遇见了Maya,Maya很喜欢Miles,Jack便鼓励Miles要珍惜,可Miles一直躲躲闪闪,不愿向前一步,而Maya也选择默默做着自己,一切任自然顺其发展。直到Miles从Jack口中得知前妻再婚的消息,终于在大醉一场后接受了Maya。其实Miles一直都喜欢Maya,只是他没有放下前任妻子而已,内心孤独细腻浪漫的Miles走不出自己的世界,沉浸于自我的意淫当中,在还未摆脱离婚阴影的时候获悉前妻再婚,终于承认自己是个loser,折射出来不就是不愿向自己妥协的焦虑和不安。男主用理想标尺卡住了自己,转身才发现始终觉着还在的那个人已经走的很远了,而自己坚持的一切,显得一点意义都没有。这样的焦虑源自善良发于敏感,用美好禁锢自己,不肯接受不美好更别说阴暗面,最后被事实击碎散落一地,才肯承认:好的,我可以了。内心柔软的人有多少在经历同样的事情,别人的毫不在意,轻而易举就推倒了自己的苦苦支撑,不给半点余地,也由不得你妥协或不妥协,逼着你承认自己在别人心里——根本没那么重要。
Jack是个凭直觉生活的人,胆大也算善良。旅行中Jack撩到了Stephanie,得偿所愿有了“F”,即便后来被Stephanie揍到毁容,Jack也没有多收敛一点,直到在另一餐馆妹家里“F”丢了婚戒,Jack终于痛哭着跟Miles说“我不能失去Christine”。Jack不焦虑吗?Jack也焦虑。他对Miles说过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也许我想把婚礼推迟一下,人生很短,我必须在作出这样一个重大决定前确定这样做是正确的,和Stephanie在一起让我大开眼界,她闻起来不一样,她尝起来不一样,她F起来也不一样,我可能爱上另一个女人了,我只知道我是个演员,直觉对我最重要”。Jack的焦虑是对定式的恐惧,害怕一生就如此度过。他的不甘心也是每个人的不甘心,总怕错过最好的,贪婪的焦虑引导着我们不断错失。Jack是有多幸运,老天只是通过婚戒的失而复得让他清醒,而我们呢,会被如此眷顾吗?
相较于Jack,Miles更像一个理想主义者,Miles做教师的同时还在写作,可是作品始终没有得到过认可。后来Jack欺骗Stephanie的事被Maya识破,Maya迁怒于Miles的同谋,恰逢此时Miles又被出版商告知新书不能出版,这一次,终于彻底爆发了。大闹酒窖后,Miles和Jack做了一段我认为是全片最深刻的对话:
Jack:你可以再写一部小说,你有很多好想法。
Miles:没了,江郎才尽了。我根本不是作家,我只是个中学英语老师。整个世界都不会在乎我想说什么,我的存在是没必要的。我是那么的不重要,连自杀都不行。
Jack:Miles,你说的自杀是什么意思?
Miles:你看海明威,赛克斯汀,普拉新,沃尔夫,我不能书都没有出版就自杀。
Jack:别放弃好吗?你一定会成功的。
Miles:前半生已经过去了,我却没什么可展示的,什么都没有。我是摩天大楼窗户上的一个指印,我是擦大便手纸上的一粒粪渣,和成千上万的下水道污秽一起奔向大海。
Jack: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刚才说的就很美,我永远也写不出来。
Miles:我也写不出来,那是考布斯基写的。
轻描淡写的对话,给人重重一击,这样的焦虑无需多言,从自命不凡到认输妥协而已。可是无法改变吗?只是不想改变吧,千万,不要轻易向自己妥协。
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可以排进个人榜单TOP2,喜欢配乐,喜欢对话,喜欢整部电影漫不经心的认真。文章的最后还想再摘一段对话:
Maya:我喜欢思考酒的生命,思考她有一种怎样的生命。我喜欢思考在葡萄成熟的那年会发生什么,太阳是怎样照耀的,雨水是怎样灌溉的。我喜欢思考那些照顾和采摘葡萄的人们,有多少已经不在世间了。我喜欢葡萄酒的多变,好比我今天打开一瓶酒,她的味道会不同于我在其他日子打开她,因为一瓶酒是有生命的,不停的进化,不停的得到新元素,直到她的顶峰,就像你那瓶Chateau
Cheval Blanc 1961,然后才开始了平稳的不可避免的衰退。
00:00了,就写到这。
最后,当得知前妻怀孕,Miles在快餐店买了汉堡和洋葱圈,喝了那瓶Chateau
Cheval Blanc 1961。

       “你为什么对葡萄酒那么感兴趣?”

在Stephanie身上,他感受到的是火热而疯狂的爱,还有平等与自由,不像他的婚姻,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居高临下俯视的一方。

       电影的名字是Sideways,翻译成中文是“杯酒人生”,看这部电影前我不懂“杯酒”和“人生”之间有何联系,在看完电影之后,我不禁钦佩翻译者的功力,把电影名字翻译成“杯酒人生”实在太让人拍手叫绝。人也像一杯葡萄酒一样,从一颗种子,在阳光和风雨中生根发芽,不断成长。而正如不同种类的葡萄有不同的生长习性和味道一样,人也有不同的人生,黑皮诺喜欢cool
climate,西拉喜欢hot
climate,而在极端严酷环境下成长的葡萄和人都是最出色的,因为他们接受了更多考验。而后葡萄酒和人到达巅峰状态,然后老去,完成生命的使命。
   
       电影的线索是渴望在婚礼前放纵的Jack和离婚后一直意志消沉的Miles的一周旅行,在加州的葡萄园,他们邂逅了热情的Stephanie和有魅力的Maya。他们参观酒庄、葡萄园,在草地野餐、品尝葡萄酒,在阳光下打高尔夫球,自由的生活令人向往。而Miles一直提不起精神,不仅因为写的小说迟迟不能出版,更因为他失败的婚姻,而他的前妻已经再婚。值到遇到同样离过婚的Maya,她是个有魅力、聪明的女人,而且和他一样爱葡萄酒、真正懂得欣赏葡萄酒,在和她的交谈中,Miles才敞开心扉,爱上了Maya。

好在,他虽然没有接到出版的电话,却接到了Maya的,不同于Jack对他的敷衍式无条件支持,Maya是真正欣赏他,懂他。

       要说两个小时的电影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场景,莫过于在Stephanie家中Miles和Maya在昏黄的灯光下的对话:

而Jack在事情败露后,被Stephanie狠狠的暴打了一顿。

        结局是不言而喻的,我想Miles一定带了那瓶1967年的Cheval
Blanc,因为Maya说过:
        
        “You know the day you open a ’61 Cheval Blanc…that’s the
special occasion.”

就连这句被Jack称赞的吐槽,也不是他的原创。

       “我总是联想到酒的一生。想到它是个有生命的东西,活着的、有生命的。我总会想到,葡萄生长的那一年里都发生了什么,阳光是如何撒满大地,而下雨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人们又是怎么照顾那些葡萄和采摘的。如果是一瓶陈酒,那么已经有多少照顾过那些葡萄的人已经死去。我总是想酒是如何不断的生长变化的,就好比今天我如果打开了一瓶酒,它的味道一定和其他任何一天打开的时候有所不同。因为酒是有生命的,而且它在不断的变化并变得更加复杂。直至它达到巅峰状态,然后就开始了它稳定的,衰老过程,就像你说的61年一样……”

Jack与Maya的闺蜜Stephanie打成一片,他甚至觉得自己爱上了Stephanie,想毁掉婚约,在这里定居下来。

        可惜他们的旅行终有结束的一天,在和Stephanie和Maya不欢而散之后,Jack最终还是顺利进行了婚礼,而在婚礼上,Miles得知前妻怀孕,又得知自己写的小说最终还是无法出版,意志更加消沉。最终,Maya的一通电话才激起了他的生活热情,她懂葡萄酒,她懂得他的小说,她是他的知音,是他的soulmate。最后,Miles敲响了Maya的家门,电影也在此戛然而止。

一如他跟Jack所说的那样,他不过是摩天大厦窗户上的一个指印,是上百万吨流入大海的垃圾中一块手纸上的粪便而已,他什么都不是,唯一的本事似乎就是让人失望。

他终于得到认同,也得到了救赎。

所以他一次次诉说着自己曾经辉煌的过去,一次次在那些女人仰慕的目光中心旷神怡。

Miles觉得疯狂,但他从没见过Jack如此卑微。

我不止一次希望Miles接到的下一通电话就是出版社打来的,他的书终于可以出版,虽然这不太现实,可这很明亮,很圆满。

必发365官网,大家都活得很精彩,只有自己没什么可展示的。

“当全世界都要我放弃时,还是期待有人轻语一声:再试一次。”

可他依旧想将自己包裹起来,一是怕受伤害,二是他始终抱着希望,以为自己可以和前妻破镜重圆。

看完这个电影,我都有点想学喝葡萄酒了,想尝尝那个被Miles用来自指的皮诺特,究竟是什么味道。

Miles感到不可思议。

Miles的世界崩塌了。

电影标签打的是喜剧。

万念俱灰的Miles终于鼓起勇气,告诉Maya,自己不是什么作家,只是一个失败的、活得很糟的男人。他的书也没有要出版,而是又一次被出版社拒了。

Miles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快餐店,用纸杯,就着汉堡,喝掉了那瓶61年的谢瓦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