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才被准确翻译出来,必考文言文阅读

我是带着我五岁的女儿去看的,可是看到一半她就坚持不下去了,因为她听不懂。小孩子根本不懂什么网络用语,如果直译的话她是完全可以听懂的,但翻译成小沈阳什么的就太难为她了。我们看的时候还有几个六七岁的孩子,总是问他爸刚才那句话啥意思。不管怎么说,这好歹也是一动画片啊,动画片的很大的受众都是小孩子,翻译的时候也要照顾他们的理解能力吧。就算从成人的角度来看,直译也完全不损害观看的理解和乐趣,反倒是那些网络用语让人觉得太刻意了,根本就是不伦不类,我听着都觉得很别扭,毕竟翻译是讲究信、达、雅的,雅咱就不要求了,至少要让人听得舒服、自然吧。

直译,讲究字字落实,特别是对关键词语的理解要求较高,不能正确把握关键词语,就很难准确翻译出全句。因此,对关键词语更要字字落实。确定词义要联系具体语言环境,想想现代汉语中哪个双音节合成词与其意思相同、相近,可以替换(替换与被替换者最好具有相同语素)。同时,要特别注意所翻译句子的个性特征:是特殊句式,还是固定结构?含有词类活用(包括使动、意动等),还是有古今异义?若有,一定要辨证施治。

3.当下翻译技术的进展并不会一帆风顺。机器翻译最大的进步得益于大量现存语料。但许多企业领域小众,现存语料较少,属于机器翻译的“空白区”。

“铁帽子王”其实是对清代世袭罔替的王爵的俗称,铁帽子王和其他亲王相比,享有隔代不降爵的特权,此词的现成翻译是“Iron-capPrince”。但是为了能让现场的人很快理解此处“铁帽子王”的含义,现场翻译没有采取直译,而是采取意译,翻译出的内容大意为:“在反腐斗争中,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入我们视野的腐败案件,这非常重要,反腐斗争中不应该有封顶限制,没有人可以免罪。”

直译的标准是三个字:信、达、雅。“信”,指译文能准确表达原文的意思,不歪曲,不遗漏,也不随意增减意思。“达”,就是译文明白通顺,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没有语病。“雅”,则是更高一层的要求,就是要求译文的措辞考究,文笔优美。对于同学们而言,能达到前两个标准“信”(准确无误)和“达”(通顺流畅)就很不错了。

原因有以下几点:

释疑网络词汇、古诗词翻译难度大仅直译不够

文言翻译的原则,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直译为主,意译为辅。

人们对翻译的要求通常体现为“信、达、雅”三层标准。机器翻译可以比较容易实现“信和达”的水平,但难以实现“雅(源于原文而又高于原文)”。最重要的问题是机器没有足够的抽象能力和理解能力。比如“道教”中的“道”字,机翻可能直接译成“路”,而不会译成“规律”或“宗教”,因为“道”是一个抽象的多义概念,需要理解语境才能准确翻译。所以,机器可以完成“直译”的任务,但难以胜任“意译”的要求。

昨天,北京外国语大学专门用途英语学院副教授彭萍告诉《法制晚报》记者,现在的领导人很多都非常贴近百姓的生活,偶尔会在讲话中使用接地气的网络用语,有时候也会说古诗词。

中考[微博]必考文言文阅读,文言文阅读必考翻译,这是考生最为头疼的一个题目。满篇的“之乎者也”,实在不知道如何理解?别担心,今天给大家传授文言文翻译技巧,助你除却文言文失分之殇。

1.企业对翻译质量标准的要求相较个人更高;

“也许以后像这些网络用语都不用咱们费心翻译,西方人就会主动来学习了解。”彭萍说。文/记者苏妮

比喻句是不能直译的,如《与朱元思书》中的“鸢飞戾天者”,若直译为“老鹰飞到天上”,显然荒诞,因为它在文中是比喻那些“追求高位的人”。用借代修辞的句子,翻译时要换借体为本体,如“布衣之怒”的“布衣”应翻译为“平民”,“伛偻提携”应翻译为“老老少少的行人”,等等。运用互文的句子,应将几句简化合并,如翻译“秦时明月汉时关”(《出塞》),就应根据上下文的相互呼应和相互补充的表意形式,翻译为“秦汉时的明月,秦汉时的关”。再如,古代把国王或王后死说成“山陵崩”,把自己死说成“填沟壑”,把上厕所说成“更衣”等,我们在翻译时都应根据其意义译成今天的用语。

4.小众语言的翻译同样也面临语料少问题。

富二代richsecondgeneration,第二代很富有

意译,指不拘泥于原文的字句,而把原文的大意表达出来的一种翻译方法。我们在前面讲过,文言文翻译的基本原则是“直译为主,意译为辅”,一般情况下,我们应尽可能地采用字字落实的直译法;直译有困难时,我们才采用意译这种辅助手段。

其实这是对当下机器翻译所取得成绩的错误判断。尽管当下所大肆宣传的机器翻译所取得进展大都真实可靠,但机器翻译最终取代语言服务这一行业,或极大降低对翻译服务的需求的观点却站不住脚。

彭萍表示,由于现在中国人口众多,网民的想象力又都比较丰富,因此中国的网络词汇要比国外许多国家发达得多。尤其像性格比较中规中矩的英国人,就很难创造出这么多幽默的网络词汇,他们本身也比较抗拒这种创新。

具体而言,文言中用了比喻、互文、借代、委婉等手法的句子,我们可采用意译法。

人工翻译的优势

萌萌的如果是形容内心很萌,就可以用“innocence”,如果是形容女孩子外表可爱就用“cute”来形容

所谓直译,就是严格按原文字句一一译出,竭力保留原文用词造句的特点,力求风格也和原文一致。意译,则是按原文表达的大意来翻译,不拘泥于原文的字句,可采用和原文不同的表达方法。

机器翻译又分为文字翻译和语音翻译,目前国内外很多科技公司都对这一领域有所涉猎,像国外的微软、谷歌、苹果国内的BAT、科大讯飞等等,都在此领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翻译界一个优秀翻译的标准是“信、达、雅”,“信”是指译文要准确无误,就是要使译文忠于原文,如实地、恰当地运用现代汉语把原文翻译出来。“达”是指译文要通顺畅达,就是要使译文符合现代汉语的语法及用语习惯,字通句顺,没有语病。“雅”就是指译文要优美自然,能生动、形象,完美地表达原文的写作风格。

小陈认为,网络词汇的翻译其实在本质上和日常用语翻译没什么不同,就是要找准这个词在汉语中的本意,然后再将这个本意翻译成英语。网络词汇的翻译一般并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只有准确与不准确。只要意思表达对了,用什么词汇都没有统一的正确答案。

如:“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你的译文要做到“信”,就必须落实“冀”“身”这两个实词的意义,落实“复”这个虚词的意义,落实“为……”这一特殊句式的特点。全句可译为:希望再得到兔子,兔子是不会再得到的,而他自己却被宋国人所嘲笑。

对于AI翻译,我们应该要有一颗包容的心。虽然目前的AI翻译已经处于较为成熟的阶段,但是对于各种口语、网络用语以及语法之间的差异等等,识别的准确率并不太高。AI翻译涉及到多种知识,如语言学、计算机科学、数学及神经认知科学,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领域。想要真正实现AI翻译服务的全面应用,还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发展与完善。

“我不敢了”就可以翻译为“Igiveu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