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示要做總結陳詞,我怎麼能不愛親人呢

還記得那個她/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嘛?
她/他是如何令你愛上,她/他是如此特別,如此與眾不同嗎?
那一見傾心的澎湃感,那對極了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啊?

#20150613

周六下午兒子照例去拉唯上課,這次是我送他去,在他上課的同時,我也在另一個教室參加家長分享課程。分享課由樊理姐姐主持,主題是人們的偏見。分享中,樊理姐姐設計了一個環節,發起一場辯論,主題是:如果沒有愛了,是否要離婚,正方是要離婚,反方則是不離婚。

很小的時候,不為了自己,很少哭。看影視劇:親近的人去世了,主角哭得死去活來。我當時暗暗地想,如果我身在其中,哭不出來怎麼辦呢?我怎麼能這麼不孝順呢?我怎麼能不愛親人呢?

一見鍾情。
或多或少,大抵我們都是那些曾經相信一見鐘情的人兒。

致我四年暗戀時光裡的你:

在座的媽媽們選擇立場,比較多的媽媽選了正方的觀點,而我,則選擇了另外的立場,於是坐到了中間。正方的媽媽們逐一表達了觀點,並進行了簡要的理由論述,接著反方的媽媽們也表達自己的觀點,有兩位媽媽提到了“愛應該如何定義”,其中一位將“愛”理解為“激情”。

嚴肅的思考“為什麼要孝順父母”這個問題是在幾年之前。什麼是愛?什麼是親情?拋開感情不講,為什麼在道義上也一定要孝順父母呢?是怎樣的恩情一定要報答呢?

一起走過了多少漫長的歲月,咬了幾多個難關,衝破了幾多的界限,放棄了幾多的人和事,才走到這一步?

Hey,你知道嗎?

樊理姐姐又問我們這三個坐在中間的媽媽,其中一位表示還沒想好,另一位媽媽是一位律師,見過許多的離婚案例,主張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然後,樊理姐姐問我的意見,我表示要做總結陳詞,於是樊理姐姐播放了一段“奇葩說”的視頻,辯論的就是這個主題。

遵從一個簡單的邏輯:對於身邊形形色色的人,難道每一個對你好的人你都要報答嗎?某個人一意孤行對你做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講,可以說跟你沒有任何關係。那麼,父母與那些人有什麼區別呢?難道,孝順,就只是因為養育?只是因為多年來自願對你的付出?如果這些付出沒有喚起你的愛,就連你的出生也被認為是父母的一意孤行,難道就不需要感恩了嗎?

如果說此片的格局類似《浮生路》,倒不如這樣說:所謂的婚姻/所謂的感情,到頭來都是這樣的一回事。面對愛情消逝的徬徨,大約分為兩種,
一種選擇在靜默中渡過,一種選擇以爆發來表達。前者選擇了壓抑,以為再壞的也大可視而不見;後者卻選擇了以無數的吵鬧,去證明對方的存在。

暗戀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

視頻放完,我真的總結陳詞了。我認為,這個論題中,最關鍵的是如何理解什麼是“愛”,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那麼討論就沒有基礎,會很虛泛,論題本身就成為一個“偽命題”。然後,我試著去對“愛”做出自己的解釋。

答案顯然是,不。這其中一定有一些特別之處。

可惜,殊途同歸。

然而我應該還不能淡然處之

其實,這也是我很早就開始考慮的一個問題,但很長時間裡,我都不知道什麼是“愛”,隨著不斷的學習,我開始有些明白什麼不是“愛”,直到有一天,我聽到了一種說法:愛,就是無條件的接納,那一刻,我覺得這是我所聽過的對“愛”的最恰當的描述。

暫且放下這個問題。

然而,我們都會一直落力找個理由作個藉口,好讓大家繼續走下去。
你們有子女嗎?你們有著共同的朋友/興趣/喜好/口味?你們熟悉對方的一切嗎?

偶爾我悄悄地看到

最早是聽老師的教導,要對孩子進行無條件的接納,頭腦中覺得應該是這樣,但現實中卻發現要做到無條件的接納是那麼的難。後來才明白,我們無法給出我們沒有的東西:我們從小沒有受到過無條件的接納,對自己也無法進行無條件的接納,又怎麼能夠給別人無條件的接納呢?

如果孝順是發自於“愛”,而非感恩,那麼這種愛與愛其他人有什麼區別呢?我曾經以為,愛,就一定要了解。我為了老爸不了解我的喜好,不了解我的生活而委屈大鬧。然而事實證明,和一個人接觸的太多了,十分瞭解,但卻並不“愛”——這兩者根本就是兩回事。

那些細微的習慣與細節,那些說不出的生活點滴,眼前人是如此親蜜又如此緊扣,但又無論如何,你們都無法再連繫。

你的笑容你的一舉一動

看到過一段文字:有一杯水,這水叫愛,你把你的愛分給你另一半,杯子裡的水就少了,你又生了孩子,你恨不得把愛全給他,你又倒出來很多水,你為你的父母、公婆、岳父母不斷付出,對朋友、同事、陌生人不斷犧牲,最後杯子裡的水倒空了。你給出去的同時,你也期待他們回饋給你同樣的愛,但是他們看不到你的付出,只看到控制,看到你的多管閒事。你掏空了自己卻沒有回流的愛給到你,你非常失望。這並不是愛,這是自我犧牲,這也是女人為什麼會歇斯底里出現更年期的原因。

對於朋友,情人,愛,是起源於了解。朋友,無論是Aristotle還是孔子,都認為要有一定的共同點。“道不同不相為謀”,Aristotle不只要求朋友各個方面相配,甚至認為朋友必須每天黏在一起,否則友誼就會消失。沒有共同的話題,趨向,很難產生欣賞和信賴,朋友之間的愛很難實現。情人,無論肉體和心靈的先後,是要先有了解才產生感情的,並且有取向的。一個人,不可能對所有異性都動心——無論從進化論和真實感受角度,都是如此。不了解一個人,就很難產生愛慕之情。對於這兩者,我們都是先看到,噢,出現了一個TA,然後慢慢感悟TA在自己心中什麼位置。一是要了解,二是有取向。

無論你說不說出口也好,大抵就由你拼命去抓緊些甚麼的一刻開始,一切都完了。

那一刻我真的好想擁有你

還是一杯水,你不斷給自己更多愛(水),再多,把杯子填滿,再繼續給……水太多裝不下了,全部溢出來了!水不斷流出來,分給你身邊的人,你還需要他們回流給你愛嗎?不需要了!你杯裡的水還在溢出來,所有的人都跟你說謝謝,你說:不用謝,我給的都是我多餘的。其實你已經無所謂了,你本豐盛,你本富足。於是,愛滿自溢。愛自己愛到自己成為愛,愛自己愛到世界充滿愛!

然而親情呢?父母不會因為你是誰,再選擇愛不愛你,而是心中早已有了一個位置,無論是誰進入了這個位置,都會毫無保留的愛護TA(此處不討論社會倫理問題,只講普遍情況;我承認激素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我不是王子你還愛不愛我”這種問題毫無意義是吧)。這是父母之愛,或者親情的最動人之處——因為它稀有,除了父母親人,幾乎不會有人再這樣對待你。說句題外話,愛情和親情就區別在此了。愛情變成親情並不是激情削減,而是愛的昇華——由有選擇的愛,轉變為“無論你是誰,做過什麼,都會這樣愛你”的感情(如然想起畫皮一的最後王生說的話)。

當一段感情走到盡頭,無論中間有著幾多的支撐點,有幾大的代價都好,我們都無能為力。

後來…… 我才驟然發現我愛上你時的初衷

讀過之後,很感動,很溫暖,也很受啟發。曾經買過一本書,書名就叫『愛上自己,和誰結婚都一樣』,一直沒有看,但只這個標題,就打動了我。隨著自己的成長,我發現,事實確實如此。曾經因為自己的原因,將與父親的關係投射在先生身上,過往發生很多事,那些當下,面對先生的反應,我會有深深的委屈。

兒女對於父母呢?小時候,是依賴。沒有自主生存的能力,對陌生的世界恐懼,沒有自己堅信不變的東西(所謂三觀?)。只有依賴著別人,才能心安,才知道該怎麼做。這種依賴,不能叫做愛。因為依賴是索取,而愛是付出(我不是為我首段的想法找理由/笑哭/)。進入青春期,開始有了自我的評判的意識,要開始獨立,要擺脫依賴。開始評價親人父母——在評判朋友的標準下。這個過程中,子女開始受到更多的親人以外的人的影響。在擺脫依賴卻不能完全獨立,和父母意見分歧的掙扎中,慢慢邁向了成熟。

無他的,不是不愛,不是不夠愛,就不過是無法再愛了。
任何的關係,只要再看不見將來,就完了。

原來…… 當初…… 我僅僅是想好好看你一眼而已

當我看到這一點,我明白問題還是在自己身上:很多時候,我站錯了序位,將自己當成了先生的孩子。那就改變自己,隨著內心力量的逐漸強大,我發現自己越來越能夠以一個成熟女性的姿態,將自己放在妻子的位置上。

我在這個過程中開始思考,前文那個還沒有解決的問題。我的結論是,(說起來有些繞)親人是不能選擇的,因為是親人塑造了我們。

可以怎樣?
我們就只好眼巴巴瞪著,那些美好的時光是如何灰飛煙滅,那些未來生活的憧憬是如何變成一潭死水,那些所謂的愛所謂的關係是如何敗壞。

要的未必是一輩子

於是,當我想要做一件事,比如參加一個課程,而先生表示反對時,我已不再有委屈的情緒。我在心裡對自己說:是的,我同意。先生有他的立場,有他的觀點,他當然有權表示他的反對。而我,遵從自己的內心做出決定,並努力自己創造條件令事情變得可行。告訴先生,只是想如果他能夠支持,給予經濟上或者是精神上的幫助,就是錦上添花的事。我已能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了。

沒有父母,我們不可能懂得怎樣在世界上生存。父母就像初始裝備,像創業啟動資金,如果缺失,人生不可能開始運轉。父母的愛,啟動了我們面對世界,在這個次元生存下去的態度。沒有這種愛護(或者是有其他人扮演類似的角色:與“家”有關的問題,後文再談),不可能有所有人生的樂趣——不止是“父母給了我們生命”那麼簡單(大部分人都會承認生命是個禮物吧)。父母一方面給了生活的技能,一方面給了“愛”的力量。

曾經,我們是多麼由衷地相信一見鍾情。
生命中,居然會有著這樣的一個人,教你神往教你廝守。

但卻能有交集

所以說,與其去討論有沒有“愛”,還不如討論一下如何“愛自己”。另一半是最好的鏡子,幫助我們看到自己,與哪面“鏡子”結婚,說穿了都沒所謂的。相對更為真實的,可能就是我們在每個當下的感受。人生就是一場體驗,沒有對錯,只有選擇,選擇了,就去承擔,為自己負百分之百的責任。那麼,結婚也好,離婚也罷,都很恰當。

回到“了解”的問題上。父母是在愛之後才開始了解,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子女開始有獨立見解之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了。親人塑造了我們,本來,我們擁有的一切都是他們給的,何談了解?根本就是另一個自己。在有了父母所給的力量的基礎上,子女開始探索自己的領域,開始抱怨父母的不了解。

最後,這個人叫你無法放開又無法放手,但你知道再拚命都只有撲空的份兒;
最後,這個人叫你狠心教你努力向前走,但你每走開一步就明白甚麼叫做念念不忘;
最後,這個人叫你哭過熬過很多個難涯的時候,但你是多麼奢望終有一天你們會回到起點,重新開始。

喜歡一個人四年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所以說,愛自己吧!為我和自己舉行一個隆重的結婚儀式,這事想想就很好玩!

為什麼“家”如此重要呢?可能有一些孩子的成長中,是其他人讓TA懂得生活的技能(通過模仿),但如果沒有人“愛”這個孩子,或者看不到身邊有“愛”,很容易造成性格上的隱患。例子太多了,有關男性家庭暴力的調查可以百度一下。

然而,婚姻就好像一盤棋子,只要你守不住,輸了將軍,你就甚麼都輸了。

我…… 你…… 或許你也不知道

【爱自己•七个层面】

來到一個新環境讀書,正處在並不是很能融入,卻也不願意回到原來生活的這樣一個尷尬交界點。這個時候,心裡的寄託,就是家。小時候盲目背的“家是溫暖的港灣”,說的真對啊。即使有人愛護,有人引導,但是,如果沒有一個穩定的存在,可以讓人依賴,讓人放下一切包袱,相信彼此之間無論怎樣認為,怎樣不了解,都是有親情維繫的“愛”,稱之為“血緣”的東西存在的,那豈不就是終身漂泊一樣的孤獨麼?

最教你難過不已的是,你的生活每日都充斥著他/她的痕跡。
回頭細想,每一個小節每一件事一套電影一集電視一句對白,也幾乎與這個人相連;又回頭細想,你以為你們的故事很長很長,但原來早在某年某日某刻已經終結了。

我好像知道很多

爱自己的第一个层面:

子女對父母有多少“愛”呢?我太年輕了。

他哭著說:This’s my worst;
她哭著說: I can’t do that anymore。
曾經,你們唱著:“You and me, You and me, Nobody baby but you and me.”

可是我又好像不知道什麼

吃好、喝好、睡好、冷暖照顾好,健康长寿。

我只想說,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不是不愛,就不過不能再愛了。
在不愛和不能愛之間,是有著很大的分別的。

認識了你這麼久

爱自己的第二个层面:

獻給那些曾經相信一見鐘情的人兒。

當時我卻不知道

收拾打扮好自己,补充自己的知识面,去接受文化艺术的熏陶,做个讲卫生、得体、有礼貌、有美感、热爱生活的人。

原來

爱自己的第三个层面:

喜歡就在初初種下了

接受自己的出身,接受自己的容貌,接受自己目前的境况。

但是

爱自己的第四个层面:

我知道你喜歡的是我的朋友

正确对待自己的情绪,允许它们的存在,重视它们的表达,接受它们的爆发。慢慢学习与之相处,疏导、不抗拒、不评判、放松观察它们的流经。

那時我心想: “那個男孩

爱自己的第五个层面:

或許

去沉思、觉察情绪背后的原因,这些原因来自哪些原始伤痛,直视伤痛和拥抱伤痛。

會在我的記憶中留下最美好的影子

爱自己的第六个层面:

而我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有许多记忆和印痕,每一个情绪都是这些古老印痕的表达,其实每一个情绪就是一个众生。我们能与每个情绪和解、深深地爱上每个情绪,不就是开始爱自己体内的众生了吗?

只能看著他的背影

爱自己的第七个层面:

然後轉身悄悄離去“

我们经由爱自己,走向爱自己体内的众生,走向爱外在的众生,从而开始真正的合一。

嗯…… 其實留一點點秘密

為自己留一點點防線

應該

或許

沒有錯吧

我…… 沒錯

是喜歡你

喜歡了整整四年了

55

當初我以為我只當你是好朋友

可是

原來我一直喜歡你

原來我那麼在乎你

從2011年喜歡你到現在

真的

真的很喜歡

有一種愛

像啞劇

真的

有時候我想說

你做錯了很多事

你錯了

你對所有人都這麼好

真的

大錯特錯了

真的

你不應該理我

真的

真的

起碼我是這樣想

偶爾

有人說

我不是笑得醜,只是沒有笑成你愛的模樣

貌似你對誰也是那麼好吧

那你也僅僅是把我當一個普通朋友吧

對了

有時

我很想忘記我喜歡你

真想從今以後

沒有撲通撲通的心跳

可以完完全全把你忘掉

雖然我真的很難做到

有時侯

我發現

原來我就是那麼沒有所謂的朋友

呵呵

可是我還是堅持要喜歡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