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对她来说,Maggie与我不同

CCTV-6,Clint Eastwood的《百万宝贝》。

我要起身走了,因为我总是听到,
  
  听到湖水日夜轻轻拍打着湖滨;
  
  我站在公路,或在灰色的人行道,
  
  我心灵深处总听见那波涛声声。
  
   ——叶芝《茵尼斯弗利岛》
 周末看了《百万美元宝贝》。从Morgan
Freeman低沉粗砺的声音开始讲述的这个女拳击手的故事,整体色调深沉灰暗,让我想起《黑天鹅》同样令人压抑的氛围。这两部片子中的女主角也惊人的相似,一个为了追求梦想,心灵和人性竟被扭曲和异化;另一个在梦想的巅峰一落千丈,唯有死亡能令她痊愈。
  我们领略过很多励志而感人的片子:绝望中一定能寻找到希望,而梦想也不会遥不可及,一切只需不懈的努力和信念就能让你达到理想的终点。这些都不假。然而我们自动接受着想接受的东西,也过滤掉了其他一切。所以当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硬生生摆在面前,或恶狠狠砸在脸上时,我们就会惊愕,恐慌,因为曾经相信和坚持的东西在我们面前轰然倒塌。残酷的事实就是这样毫无遮掩地降临于你,你没有预料到,也毫无准备,一切就那么发生了。
  这是《百万美元宝贝》这部片子留给我的印象之一。信仰和坚守也许会在某一天被现实和真相瓦解,连同尊严和你拥有的一切。
  当我们把自己暴露于最血淋淋的事实前,只有黯然后退。但是正如Morgan在片中说的那样,在拳击比赛里,若是一直后退,你就推出了比赛。若是一直后退,你就退出了生活这场最大的游戏。
  后退,然后你可以选择重拾残存的信念,向前尝试再次进发;或者你可以选择直接结束这场比赛。
  而结束,意味着人生将在次戛然而止。
  这是Maggie 的选择。
  Maggie,31岁,除了一个冷漠的家庭和一份薪水微薄的服务员工作,一无所有。她到拳击馆那里找到教练Frankie,希望可以教她正式的拳击,因为那是她唯一想做的,是她生活唯一的向往。Frankie一直拒绝,但最后还是妥协了。于是他们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训练,Maggie一直很认真,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接连胜利,获得了challenger的称号,进军拳王争霸赛。就在即将带上金腰带的那一刻,却被对手暗中重击,从此高位瘫痪,再也无法下床。
  我本来以为高歌猛进理当是这部电影的主旋律,然而从那一刻起一切都变了。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给人看,一点不假。Maggie的残疾是整部片子中几乎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而她可悲的家庭,妈妈妹妹和弟弟,却在入院没几天要求她用嘴在财产转移书上签字。空留我们慨叹。
  Frankie,成了Maggie拥有的一切。Frankie早已两鬓斑白,脸上写满了沧桑与坚毅。他有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儿,他坚持每天给他写信,而这些信每次都被退回。他一个人活在拳击,宗教和叶芝的诗中,它们是他仅有的慰藉。而Maggie的到来填补了他心中的空白。Frankie称Maggie为Mo
Cuishle,这两个爱尔兰单词直到影片的结尾才得到了解释: my darling,my
blood,我亲爱的,我的骨肉。很难说这是一种什么情感,也许Frankie已把Maggie当作他的女儿了吧。Maggie在生命的最后流下了眼泪。我想,也许她已很满足了吧。她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鲜花与掌声,也得到了世界上一个人对她深沉而毫无保留的爱。梦想被现实打败,然而人类最朴素的情感终究可以温暖人心。人情冷暖自知,但在生命的结尾,Maggie是带着微笑与热泪离开这个世界的。至少,我希望是这样。
  然而,失去了Maggie的Frankie,却终究一无所有了。他时常读的叶芝的那首诗中的诗句:我要起身走了,于是我会有安宁。他真的起身走了,这次,他再也没有回来。他是到他的茵尼斯弗利岛上去了,没有牵挂,只有安宁与永寂。
  Frankie选择了继续后退,消弭于人生的舞台。
  两个截然不同的生命,相遇、汇合然后彼此离开,一段戛然而止,另一段继续着生活,然而还是逐渐变淡,最终消失。
  生命终归于寂,终归于安宁。现实的残酷还有信仰的迷失,是这个世界能带给他们的;还好,精神与爱幸存,还好。

    Frankie总爱说:拳击是一项不自然的运动,因为拳击中每样东西都是逆向的。
    有时,打出一记重拳的最好方法就是后退一步。但是,退后太多,你就已经退出比赛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以女子拳击为题材的电影可以吸引我,也许当初它之所以能够让我尝试看下去的理由是Frankie的一句话:“我不训练女人。”被激发女权主义缠绕着似乎要爆裂的血管激起了我胸腔内的共鸣,好似我是Maggie,一个热爱拳击的大龄女青年,似乎在发现拳击后才知道自己除了在餐厅打工还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然而,Maggie与我不同,她向Frankie低头,她锲而不舍无论一个拳击手的尊严,以她自己的方式说服了Frankie做她的训练师,这的确是梦想对于一人潜能的激发。
    Maggie是一个合格的追梦人,她有毅力哪怕自己一无所有也会省吃俭用去买拳击用材,她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待自己热爱的事业,她会用百分之两百的热血去燃烧每一次比赛。似乎一切对她在她找到自己的梦想后都太顺利了,在她终于站到争夺中轻量级拳王的赛场上,面对那个残酷阴险的对手时,命运之神没有再次眷顾她,她不仅输了比赛还终身瘫痪。
    如果仅仅是这样诉说,似乎没有以文字的形式为这部影片增添一丝亮点。然而我一直记得影片里的一句话:“伤口太深,离骨头太近,也许是断了一条血管,或者你就是无法让止血药深入里面。在肌肉的不同部分,你会遇到问题的各种不同组合。Frankie都知道如何解决。”这位在我一开始看来不尊重女性的训练师,却以最温存的爱去保护着每一个他的拳手,Maggie也不例外。他和Maggie两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家庭的问题,却都是一个合格的家人。在面对只伸手向她要钱而从不会夸她一句“good
girl”的母亲时,在面对每周一封信却永远只是原封退回的女儿时,我不得不感叹我所处的家庭是多么幸福。
    他们太孤独,以至于寻找到一个等同的爱人会将爱延伸为羁绊。
 
  我要起身走了,去茵尼斯弗利岛,
  用泥土和枝条,建造起一座小屋;
  我要有九排云豆架,一个蜜蜂巢,
  在林间听群蜂高唱,独居于幽处。
  于是我会有安宁,安宁慢慢来到。
  从晨曦的面纱到蟋蟀歌唱的地方
 
    这是Frankie一直在念给Maggie的叶芝的《茵尼斯弗利岛》。
    这个来作为我感官与思维的分界再好不过了,哪怕最后Frankie亲手结了Maggie的生命,这是值得我欣慰的,因为她在最后死去也是抱着“我做的不错”的心态,而他也是起身归于孤寂。
    相比较他和她,我是有多么幸福啊:不算贫困的生活、在意我的朋友、心中爱人、疼爱我的亲人和健全的身体。而同样生命对于我而言又是多么的脆弱,主会在不经意间夺走我的一部分,然后整个世界全部崩塌,那个时候空洞的灵魂还足以支撑得起我的梦想么?
    哪怕我每天都告诉自己,要在我生命仅有的时间里去完善我自己,可是谁有权利决定灾难的来临。可是如果这样想你就错了,生命对于我们是馈赠,所以应该花时间去微笑,去勇敢接受一切未知的挑战,去做你想做的,说你想说的,并且坚持下去,顺其自然哪怕死神降临,也是微笑。
    在《百万宝贝》中,Frankie是信仰与现实的扭曲者,而Maggie则是一个忠实的信徒。她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全部遵守Frankie所说的,而是问他为什么然后遵循自己的心。而Frankie在遭遇自己培养的拳击手离开的失望中,接受了这个倔强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让他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他在赠与她绿色的真丝战袍上绣了这样一句高卢语——mocuishele.
    在她临死前他才告诉她这个单词的意思:”my darling,my
blood.”Maggie用信仰与爱给了Frankie沉寂已久的心力量,而梦想却让他害死了她,爱的存在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每一个执着于梦想与信仰的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然而正因为有信仰,这一切又变得理所应当,让人释然,Maggie在她的人生中获得了掌声与欢呼,在她仅有不长的人生中释放了她的能量,并让人为她骄傲,哪怕她也失去了许多,但是梦想与信仰让她知足。
    所以哪怕会输,哪怕世间的艰苦险恶让你无法重新站起来,哪怕你知道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你自己家是个垃圾,哪怕人们热爱看你为你的梦想被打的头破血流,你就笑着做下去,然后起身离开。
    我要起身走了,去茵尼斯弗利岛。

苍穹之泪:我要起身走了——评电影《百万美元宝贝》

很简洁的电影,初看起来,象一个标准的美国梦。
主角是一个很普通女孩,Maggie,来自southwest Missouri。
生活对她来说,好象没什么希望,“从懂事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自己是个穷人。”
除了对拳击的痴迷,她一无所有,她在餐馆和杂货店做着最低贱的工作,没人关心、没人呵护、也没有人爱、甚至是怜悯,她靠别人的残羹冷炙生活,还要照顾没有任何亲情和温暖的家庭。她把拳击看作是逃离这种生活的唯一方法。
否则,“还得回家,买个旧拖车、煎锅和奥利奥。”

文:苍穹之泪 Email:cangqiongzhilei@gmail.com QQ:445910068

她一直在拼命地寻找机会,在洛杉矶她找到了拳击教练Frankie,但在Frankie看来31岁的Maggie实在年纪太大了,并且要等到训练四年之后才才能成为合格的拳手,而那个时候她就36岁了,这注定是一件没有希望的事儿。
可最终,在教练助理Scrap的帮助下,Maggie还是用执着和坚强打动了执拗的Frankie,开始一步步改变命运,她成功走上拳台,不断和重量级选手比拼,一场场地赢下比赛,多少次她在第一局就可以打败对手,成功仿佛指日可待……

我要起身走了,去茵尼斯弗利岛,

故事结构清晰,情节也不复杂。
Clint
Eastwood还是一如继往地喜欢用旁白的方式讲故事,《廊桥遗梦》如此,此片也是如此;Morgan
Freeman也依旧还是故事的讲述者,《肖申克的救赎》如此,此片也是一样。

用泥土和枝条,建造起一座小屋;

如果这部电影就只是这样的话,那恐怕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Clint
Eastwood的高明之处在于,经过大量的铺垫后,他给出了一个反高潮式的结局。
随着故事的发展,人性复杂的一面开始逐渐展露,亲人的隔阂,信仰的挣扎,现实的残酷……一幕幕展开,让人慢慢体会到这其实是一部沉郁的电影,充斥着阴影和黑夜的场景,演员的在阴影里淡入淡出,有时甚至只能听见声音,每个人好像都处于命运的笼罩之下,让人有种不得不屏气凝神的压迫感。
终于,在一场残酷的拳王争霸赛中,当胜利唾手可得的时候,Maggie疏忽了要保护自己,被对手背后偷袭击倒,导致脊椎断裂、高位瘫痪。在那一刻,人性的黑暗和命运的无常被突然放大、曝光,所有美好的堆集瞬间打碎,让人在现实的残酷面前唏嘘不已!

我要有九排云豆架,一个蜜蜂巢,

这世界上,还有比绝望让人痛苦的事么?
Maggie再也没有机会站立起来了,她的全身都不能动,她只能依靠呼吸机呼吸,
Maggie不愿这样猥琐懦弱地苟活下去,连死亡的权利都丧失的她甚至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当鲜血从她的嘴里、脖子上不停喷涌出来,所有关于生命和希望的粉饰都被那一抺腥红掩去;那张憔悴而绝望的脸,把每个人虚张声势的坚强撕成碎片。
最后,Frankie来到Maggie床前,告诉她,我会替你摘掉呼吸器时,这恐怕会是每个人心里痛苦挣扎的决定。Frankie选择了让她永远安静地离开,不需要再痛苦地活着的,不需要再为梦想拼搏。当Maggie微笑地闭上满是泪水的双眼时,这或许是她最好的解脱。

在林间听群蜂高唱,独居于幽处。

Clint
Eastwood用冷静而简洁的电影语言讲完了整个故事,他给出了生活的真相,人生就是如此,我们终将是脆弱的,注定在这场命运的杀戮中挣扎,注定会有失败、背叛、伤害、意外,生活终将孤独地展开、落幕。他也给出了答案,“不要转身,不要放下手,永远记得保护自己。”

于是我会有安宁,安宁慢慢来到。

Clint
Eastwood引用一首诗贯穿了整个电影的主线,那是叶芝的《茵尼斯弗利岛》,这大概就是故事的隐喻吧,我们终将奋斗的是要离开,我们终将期许的是在别处,虽然可能遥不可及,但那是生命的应许之地,是灵魂的去处。

从晨曦的面纱到蟋蟀歌唱的地方;

既然注定了无处皈依、无处逃离,那就走吧,宝贝,不哭。
我们不怕死,也不怕活着。

午夜一片闪光,中午有紫霞燃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