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在首尔金融业打拼的海媛是个极其冷漠的人,她对海媛的依赖可以说很深

       福南自始至终都算是个悲剧角色。
       幼时海媛主动亲吻她,可能就在此埋下了对海媛微妙情愫。但从海媛角度来说,她可能仅仅因为好玩有意思,并且只是将福南作为一位玩伴而非最为亲密的挚友,海媛没有正义感,甚至称得上懦弱、冷漠,性格天生使然,这一点从两人被四个不怀好意的少年围起来有所侵犯中就有所表现:海媛留下福南独自逃走,过后又藏在树后远远看着。此情节与后来小燕死时她在山坡上观望简直如出一辙。
       而福南呢,作为童年时唯一的朋友,她对海媛的依赖可以说很深。海媛初来时,福南欣喜若狂;殷切地招待,说海媛来之前每三天都会来打扫外公的屋子;泡澡时的举动;此前,还有每封信里的“亲爱的海媛,我想你”。诸如此类。可以说是暗含了一种隐约蕾丝边感情的。但对于这些,来自首尔且因地域原因愈发功利冷漠的海媛只是客观地经历,却不深刻地体会,自然无法领悟到福南的情。
       开头的铺垫比较到位,和海媛结尾时的指认、抽出圆珠笔反抗恰好形成鲜明对比。
       记得海媛在指认前曾抬头看过耀眼的阳光吗?福南也曾睁着布满血丝的眼,最后道“太阳它对我说话了”,而后画面在鲜血中爆发,这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复仇,而这也并非突兀,当万宗之前将指甲油挥到福南脸上的时候,她就拿起镰刀杵在门外,只因有女儿才不忍下手,后来甚至连福南最爱最信任的海媛在关键时刻都没能说出真相,再加之痛失女儿,便使这一切成为了导火索。
       福南是悲剧的。
       她的身上有着妇女的坚韧隐忍,所以在无岛这座人间炼狱中,她因所拥有的品质而饱受欺凌。
       和岛上的其她妇女一样,但她们的所谓“隐忍”带着盲目的崇拜和病态。
       姑姑跳下悬崖前说:“我十五岁来到这座岛,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年。”由此可见她或许也曾是一位备受煎熬的女子。
       福南拿起屠刀的那一刻,对所有人的杀戮其实称得上是对岛上人的救赎。从此无岛无踪。
       看见福南首次离开岛屿,船夫把钱还给她时她还奇怪地嘟囔着:“怎么会有这么亲切的人。”以此衬托出从前生活的不幸,和对人性的戒备,也与后面对海媛所说的“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形成对比,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
       最终福南在鲜红的血液和童年的回忆中消亡。海媛则得以重生。

镰刀下的白裙子
                                                          ————评析《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是韩国导演金哲秀的作品之一。讲述了被囚禁在无人岛三十几年的福南,在岛上度过的屈辱人生:对自己如同对待牲畜般的丈夫,从小一起长大朋友的冷酷无情,村民的冷漠无视,生命全部的女儿在自己眼前被生生打死。在刺眼的太阳下,福南眼睛中的希望、隐忍全部晒干,积压心头的愤恨把阳光收尽瞳孔,眼睛慢慢充满了血丝,随着女儿面容的破碎,福南拿起了复仇的镰刀。鲜血覆盖掉了那个朴实善良的女人。
  福南与海媛两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海媛下船与福南相见时的一幕,海媛的纯白色裙子和福南全身的色彩混撞的服装以及福南笨拙粗鲁的话语与海媛平静回应形成了对比,也映射出岛上封闭生活与首尔城市生活的巨大差异。当福南要帮海媛洗衣服时,海媛问福南:“这里是没有洗衣房?”福南回答道:“首尔的人是在房间里洗衣服吗。”福南滑稽的回答,也体现了两人之间的差异。当福南与海媛又回到小时候一起洗澡的泉边时,面对海媛的身体福南充满了好奇,她羡慕海媛的皮肤,她甚至一把摸到了海媛的胸口,在福南看来正常不过的行为可让海媛是无法理解的。生活的环境不同,终究是会产生巨大的差异的。首尔与无人岛的差异,福南与海媛的差异。
  对于丈夫,福南是麻木的,在这岛上是没有夫妻的,只有男人和女人,男人就是男人,女人也只能是女人。福南被丈夫像牲畜一样看待,毒打她,用大酱一样的脏话骂着福南,漠视弟弟对福南的糟蹋,在福南面前找来妓女。这个岛上,女人与牲畜一样,是工具,是男人的工具。
  女儿对于福南来说是自己在岛上活下去的唯一支柱,当在丈夫口袋发现女儿的内裤时,福南决心要带女儿离开这里,即使被打死,也要女儿离开这里。她不希望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在这岛上过着牲畜一样的生活。可当面对女儿在自己的面前死掉,福南的希望也全部消失不见了。当警察前来询问女儿死因时,身边的人们都合起伙帮助丈夫推卸掉责任,而海媛也装作没有看见。福南彻底绝望了。看着女儿的照片,心里的复仇之火也在点燃。
  影片中的老爷爷总是时不时的出现,他安静的在村子里坐着,嚼着所谓的“笨笨草”老爷爷与村子里的其他人不同,不参与村子里的一切恩怨世故。他是曾经在风浪中活下来的唯一老人,他是善良的人,是和福南还有小燕一样善良的人。也是影片中悲剧色彩中的一抹绿。福南最终杀掉了村子中所有的人,唯独只有老爷爷没有成为福南镰刀下的复仇对象。福南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她是善良的,在仇恨面前他没有错手。
  福南杀掉了全村的人,穿着海媛留下来的那条白裙子,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三十几年的岛,来到了首尔。下船后,船员的好心帮助让福南不解,甚至是警惕。岛上的人们还有朋友海媛让福南尝尽的是冷漠与失望,是一个素不相干的人让她感受到了活着的三十多年来的温暖,这个温度在丈夫与朋友身上以及那个无人岛中从未感受到。或许福南身边的人是这样,镰刀上就不会有鲜血了。
  影片最后海媛问福南:“你为什么这样对我”福南回答道:“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这句对话讽刺了海媛以及岛上人们的无情、冷酷、自私。或许海媛用笛子刺死福南前,福南并没有想杀死海媛,或许斧头悬空到一半福南就会扔掉手中的斧头,因为福南还想要听海媛吹笛子,吹那首小时候的儿歌。找回那个原本属于他们两个人童年。海媛还是杀死了福南,杀死了那个对她那么好的福南。自始至终福南的报复对象都不是海媛。海媛用沾满鲜血的手握住福南的手,这一刻,海媛想赎罪,想赎清自己所犯下得罪,对福南,对贷款的老人,对同事智秀,对那个殴打致死的女生,对德修。可是福南的手滑下了。
  影片的主题控诉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以及男权对女人的迫害。影片最后海媛穿上了一身黑色。因为那条白裙子本该属于福南的,本不应该沾满鲜血的。爆发在冷漠夹缝中的福南,拿起了镰刀,挥向了那些罪人,那些让自己沾满鲜血的像牲畜一般的人们。
  隐忍过的人所犯下的罪可以被饶恕,因为忍耐久了人都会生病

都说女人是不可惹的动物

   
 初次看《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是多年以前,记得大概的情节,印象中只有血腥惊悚。而再次的观影,却沉淀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人性的感悟。

而《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就非常好的诠释了这句话。

     
影片主要讲了首尔单身女子郑海媛因为工作上遇到问题被迫休假。利用假期,海媛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无岛,重逢了儿时玩伴金福南,金福南在岛上的生活并不幸福,男尊女卑的生存环境,家人的虐待凌辱,不尊重,没日没夜的苦力劳作,女儿被丈夫侵犯,杀害。目击者的不承认,让金福南彻底的疯了。把所有伤害她的人都杀了。整部影片时而轻松时而压抑的进行,报复开始后,血腥画面让人不禁紧张压抑,当一个善良之人的尊严被肆虐践踏,当绝望在心中蔓延,当愤怒积累到忍无可忍的时候,复仇和杀戮就开始了。

然而,要说它是部女权主义电影。

     
单身海媛生活在首尔城市里,她极其冷漠,对即将被遇害陌生女子求助关上车窗,随后又不想为其做证人。工作上对走投无路的贫困户大婶不给予帮助,并指责帮助了大婶的女同事,对送信件上门的保安防备,扔掉福南的信件,挂掉福南的电话,都可以看出她是极端讨厌陌生人影响自己的私人空间的人,是很多大都市里生活久了的人普遍的现象。

更不如说对冷漠的诠释才是电影的核心。

     
金福南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是岛上唯一的年轻女性。她任劳任怨,逆来顺受,丈夫对她辱骂殴打,姑姑对她指责奚落,小叔子对她发泄性欲,她是岛上的免费劳动力,是岛上男人的免费性工具,她的生活充满了妥协。而支撑福南忍受这种生活有两个人,也是她爱护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十岁女儿,她寄托的未来。当发现丈夫对女儿上下其手的时候,福南第一次拿起了镰刀。另一个是发小海媛,福南的憧憬。在海媛即将被迷奸的现场福南拿着木棍及时出现了保护了她,而这个时候的海媛,白天还说谎撇清自己目击证人的关系。儿时的海媛也许是她这辈子第一个也是杀人之前最后一个给她温暖的人,福南渴望见海媛一面,是出于对温暖的怀念,她想把女儿交给海媛带出无岛,改变女儿沦为自己的命运。而杀人念头萌动时,也正是因为失去了这两个维持她生存的精神支柱。女儿的死和海媛亲眼所见却如当初不愿做证人一样说谎撇清关系,使得福南心灰意冷,这正是她杀人的动机。福南哭了三次,第一次是海媛指责她为了祈求带女儿去首尔而说谎,委屈不被海媛理解而落泪。第二次是女儿说: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就是妈妈被打。福南开心落泪。第三次竭嘶底里的哭是丈夫被自己杀死往他身上抹大酱发泄报复释怀而哭。无论遭到怎样的侮辱打骂,福南从来没哭,甚至见到海媛问起她都是轻描淡写的不提,她见到海媛,这个世界上她认为最亲近的人。然而所有快乐无不遗憾,这只是福南的一厢情愿。

在首尔金融业打拼的海媛是个极其冷漠的人。

男尊女卑

图片 1

     
 岛上两次稍显关怀的三幕也被男权主义所浇灭,第一次是福南和水泥,白衣大婶说:福南也挺累的,让她休息一会吧。姑姑说:“女人的活有什么累的”,却一直夸没有男人没法活的话。第二次是被丈夫打倒在地扶她起来的白衣大婶因为看到她拿石头想要阻止丈夫打女儿,推开她道:“怎么向丈夫扔石头,真的不应该照顾你。”福南反驳道:”女人可以被石头砸,男的就不可以吗?”福南深知,这个世界上的女人还有另一种生活,那就是首尔海媛一样的生活。她允许女儿撕教科书但是唯一不被允许的书就是有关首尔的书,那是她的梦想,期望,憧憬和信仰。第三次就是福南不停的在地里干活,一个大婶说:”让她歇息一会吧。”姑姑反驳道:”女人不干活就会想些没用的,这样不是更快点忘掉孩子的事,我知道的很清楚。”在这个岛上,女人就是用来干活的,女人的活都不累,女人不能反抗男人。因为,姑姑就是这样过来的,她也同样失去孩子,也是男权主义的牺牲品,在她跳崖之前她说:”我十五岁就嫁入这个岛,苦了五十年。”身在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却依然延续这种不平等的观念。而福南并不像姑姑,极力想带女儿读书,也正是她想改变自身和女儿的命运,因为她有个偶像,那就是海媛,让她看到女人其实还可以有别的选择。

她目睹女孩被混混殴打向她求救,她却毫无犹豫关上了车门。

“直视了一会刺眼的太阳,后来它对我说话了。”

女孩被打的面目全非,找她指认凶手,她怕得罪小混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称自己未看清凶手的脸。

.

图片 2

     
 当福南疯狂的在土豆地里干活,其实是内心的挣扎。她一心认为最亲近的海媛说谎的那一刻,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值得亲近的人了,她想靠干活来分散自己的绝望,像姑姑说的,可以更快忘掉孩子的事,像姑姑当年一样做,她努力了,尝试了,土豆堆成小山的时候,她停下来站起身凝视正午的太阳,她在信仰和屈服中挣扎,最终信仰战胜了屈服使她拿起镰刀革命,“不要再逆来顺受,不要再任劳任怨
“,太阳当时一定是对她这样说的。不要再成为下一个姑姑。哪怕同归于尽!

她无视儿时好朋友的信件,随手扔进垃圾桶。

为什么没有杀老头?

她公然对顾客大吼,只因对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太。

       
所有的女人都杀完了,唯一没有杀那个一直看似痴呆的老头。当年的灾难使得岛上仅剩老头一人,年轻时的老头成为妇女的性工具。年轻男人说他是幸福,福南何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老头和福南的区别就是,一个屈服,一个起来反抗。福南拿剪刀给老头剪头发,其实是在安慰和自己相似的另一个人。

“混账行为”连保洁阿姨都看不过去,将她锁在厕所。

       
初到首尔,船夫稍微对她有礼貌些,还给她一些钱,她就说:”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亲切的人呢?”这也许是福南除了小海媛第二个给她带来亲切感的人了。她的世界,从来是不亲切的世界。

她被逼疯,怒摔了同事一巴掌。最终不得不被停职一星期。

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

于是,她来到了儿时的家乡——无岛。

       
海媛在目睹福南杀人逃离那个岛之前,从来没有对福南说过任何一句话,尖叫和逃跑,让福南觉得海媛真的没有如她对她一般亲切,指责福南为了让孩子去首尔而说谎,目睹孩子死亡过程却说当时在睡觉,惊慌失措的逃离福南,这一切都让福南更加确信海媛如岛上的所有人一样,都该死。海媛昏倒在警察局里的时候,福南守在她的身边,并没有伤害她,而是等她醒来,海媛醒来第一反应就是逃跑,而福南靠近她的时候,她给了福南一棍子,福南才开始掐她。可见,福南其实是给她机会的。海媛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福南回答:“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对海媛而言,福南就跟那个陌生遇害女子一样无足轻重。这也正是福南看到了这样,爱与恨的双重体现,有多深沉的爱,就有多强烈的恨。

无岛是海上的孤岛,交通不便,岸上的船只都不愿去的地方。也是渐渐被大家遗弃的地方。

     
 当福南从脖子取出半截箫爬向海媛的时候,原本以为她是要继续杀海媛,没想到,她靠在海媛身上,拿过另外半截,合起来递给海媛让吹,用血手给海媛擦眼泪,可见她并不那么狠她,心里还留存着当年的温暖。当福南在吹隐形的箫的时候,脸上是快乐的,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这也许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记忆。海媛在旁泣不成声,捧起带着笑容死去福南倒下的血手放在脸颊却又滑落,正如她俩的感情,已经滑落失去了,想捧也捧不回来了,太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