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这电影就是中国人的故事,也是当年最大的选择题

    从电影一开场,马走日就阐明了自己在影片中的定位,“我还是个孩子”。

当头炮(选头“泡”美女),馬来跳(马走日操持选美)
立马車(马走日与完颜两人出“车祸”)相飞天(马走日要救自己求救大帅,反而先救了项飞田),将出列(武六
武七
都求大帅父亲致死或相救马走日)士走斜(知己的“士”帮马走日脱困)终!

小孩的时候,最喜欢看堂吉诃德挑战风车。
可小孩,真的看懂了堂吉诃德么?

    “今天,我们将创造历史。今天,我们就是历史。”无论是花域大选的舞台上,还是从法租界引渡回沪军地盘,无论是对着西装革履的沪上名流,还是举标语抗议的普通民众,马走日逮着机会就高喊这句台词,他要他旧梦里的体面,这句台词,是他对满清的留恋,也是对绞辫子一事功败垂成的遗憾。

    孩子般的马走日,在成了杀害完颜的疑犯后,落魄地来到大帅家本想请求帮助,却意外看到了关在马厩里准备“马办”的项飞田。他说服了大帅,答应他一件事儿,但他没说自己的事儿,而是请求大帅放了项飞田。约莫还是那骨子里的“孩子气”作祟,看到武六,他没法开口,他要面子,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他必须体面。他本可以让自己化险为夷,只差一步。

懂分为不懂到底自己是不是懂了,觉得自己懂了但又觉得自己这样懂是不懂。《一步之遥》这电影就是中国人的故事,就连让人看不懂的部分也特别符合当下的社会现状,拜金、浮夸、洗钱、圈钱、妓女和嫖客、官僚和骗子、媒体和娱乐圈、演戏和看戏的、真的和假的、美的和丑的、大雅和大俗,电影里全都一锅端,
这么多东西搅拌在一起还需要起承转合吗,乱就混乱到底,不在叙事上过分的纠结反倒成了这部电影的一种独特气场。

人类历史上真正的首次直播,是张伯伦从柏林谈判归来的节目,“我们这个时代的和平”。所以,电影里的直播,为什么主持里有象飞田。想想他后来的造型,“大独裁者”的致敬,就明白了。

    影片结尾,马走日下坠途中依旧在辩白,在怀念,但在一对对新时代的新人们的注目礼下,他们看到的是关于Old
Money逝去的讣告。

    我最喜欢最后一场戏,马走日走出风车时,只差一步就被风车打到。风车代表了这个时代,它在不停旋转更替,即便马走日走出来时被风车打到,也只能延缓他心中的满清灭亡的步伐而已,不多一会儿,风车又会自动转起来。他站在旋转的风车前,背对着这个时代,在那么多新时代的新人的注视下,高谈阔论,回忆往昔,然后坠下,带着他满清的记忆,永远消失在风里。

姜文借了阎瑞生案的一个壳,要说的核心实际是:马克思主义就是虚无主义!为了让大家明白,姜文又用王志文之口,说了库列肖夫的实验:把一个男人的脸,跟一个婴儿剪辑在一起是慈祥;跟女人屁股剪辑在一起是流氓!什么意思?不要拘泥于你所看到的——正如你看到武六拍的默片是枪毙马走日一样,不过是将现实的马走日+动画模拟杀人现场拼接形成的。虽然武六的大部分镜头都是完整记录,但是,这一段动画就是你要拼接的东西,你拼接了被害的完颜,你就是杀人犯,你拼接了婴儿脸你就是慈祥。to
be or not to be就是这个意思。
  
姜文多处用了黑白默片的表现形式,不是为了致敬,而是把马走日变成了一个个隐匿于人群的一名中国人。因此这个人物成为了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他隐匿于那些代表历史的光影里,一直被当作杀人犯。而真正的历史是否如此呢?我不知道!就像距离我1米,我看到的是你拿了一个苹果,可你距离我1000米,我看到一个点,哪个是真实?
  
由历史虚无主义,姜文开始重塑美,什么是美?左青龙右白虎的舞蹈不美吗?为什么输给了没有跳一场的完颜?因为她裸捐!她把所有的财产都捐给普通老百姓,无论好的坏的贫的富的,这是什么?共产主义,于是舒淇实现共产了,姜文看到她把钱送给富豪牛犇,他隐约觉得不对了。当舒淇把钱送给坏蛋三儿,他不得不出手了:这样的共产主义真的可行吗?!
  
《药》里面的华老栓为什么姓华?夏瑜为什么姓夏?——两个组在一起就是华夏,搞清楚了这个,再看为什么姜文的电影里面男主都姓马?马走日,马邦德,马大三,马小军——隐喻马克思主义下的中国。所以姜文采访中曾经很调皮地说:“如果没有马大三,马小军,马走日,哪有后来的马珂,马化腾,马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嘛!国之不存,人将焉附?
  
再看舒淇,为什么将王莲英改名完颜?完颜是八旗氏族之首,直到后金改国号为大清。所以,姜文的花国应该是有所指的,至于指本片的民国时期还是现在,也只有一步之遥。首先,将“花国总理”改叫“花国总统”,按舒淇的说法,她是完颜阿骨打的孙女,且正好是第三届花国总统。这是变相地复辟。

刚开始,暴发户来找红后马走日和象飞田,想花钱,想变成old
money,可最后,红后之一象飞田跟着暴发户,成了new money。
象飞田的成功,除了找个外国主子,还有那句台词“这重要吗”。而想变成old
money的观众朋友们,你们真的想old money么?

    影片开场戏里,马走日身为老佛爷身前红人的设定,就让人浮想联翩。他和项飞田,会不会是太监?

    他用那么大的段落来体现“花域大选”,金碧辉煌的舞台和妖娆多姿的舞女交相辉映,就连舞女身上的羽衣都只能用鸵鸟胳肢窝底下的毛来制作。姜文想淋漓尽致展现那年代的奢华浮夸,可惜很多人不理解他的反讽,丢下一句“我又不是来看歌舞片”扬长而去。姜文不介意这些,他只拍他自己想拍的。电影里每一个人物的设定,每一处场景的展现,每一个表情的流露,似乎都体现姜文的“别有用心”,只是需要观众慢慢体会。

然后,姜文首尾都在讲一个故事:机智的我,给老佛爷献计剪辫子。清初就有剃发易服的政策,用于民族压迫。到了晚清,忽然变成了革命一记除旧布新的良方。而本质也只有一步之遥。
岂料马走日“喝醉”了,醒来就民国了,剪辫子竟然成了革命的一记良药。所以,革命不过是一场形式,这形式谁做都可以,共产党做了可以,国名党做了也可以。然后马走日“抽大烟”了,醒来完颜就死了。只是喻示鸦片战争后的清朝覆灭了吗?  
至于抽大烟的这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参考导演在片头的教父片段将猫换成了兔子。
  首先,兔子属于一年四季都处于发情交配期跟本片洋溢的荷尔蒙味道吻合。然后,这里的兔子可以特指兔死狗烹,喻示着姜文不过是为统治者效劳,先是老佛爷,然后是军阀,终究一死的命运难以逃脱,而最终的胜利果实也被富豪牛犇窃取,被坏蛋三儿窃取。这里请自行脑补,对号入座吧!最后,兔子跟后面的月亮呼应,是一种超现实的表现主义,姜文营造的奇观月亮来了又走,表示一场告别,跟理想的告别,参见《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姨妈那晚见到满月后,心如死灰暮色残年。
  
有了这一段暗示,再看本片的花国选举,是不是真的沦为没有任何意义的歌舞呢?或许姜文要表现的就是这样一出闹剧。两位主持人秉着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思想,古文交替白话文,中文交替洋文,近乎滑稽地帮武七洗白钱。这一段的中英文夹杂,古文白话文杂糅的台词,是不是一些地方听着很像以前听过?没错,里面一些台词直接摘抄自语文课文。这样的援引,用意不言而喻——觉得可笑吗?小学时候我们用来歌颂歌咏的,甚至分不清是真是假,这一步之遥,就是to
be or not to be。
  
怎么把钱洗白?无非是巧立名目。花这么多钱又是为什么?因为我们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整明白透彻,就开始学西方。这里说的正是批判马克思主义的虚无,连自己都没搞清楚的锅气,我们就开始洋为己用,并美其名曰:中国特色,这不是巧立名目是什么?并且回到当初武七找马走日的原因——被外国人说自己没有中国文化底蕴。于是他开始“花钱找脸”,这一幕演变到今天,不正是奢侈品店里买买买的中国人?
  
自以为是全世界中心的狭隘,各国都在自己的广播之下,岂料,这亮起来的一个个代表国家的灯,不正是鸦片战争侵华的一个个列强,巧的是马走日逃亡那日说了一句:“不该抽大烟啊”
  
“马办”
让人重新退化为猴,警惕马克思主义这类的虚无主义带来的社会退化。
  
“马走日”VS“项飞田”
玩象棋的朋友都知道:马走日,象飞田,名字就可预见两个人最后会杠上。马走日说项飞田有四个日,正是说的这个。说的什么意思?干掉对方的最高指挥官,以防对方干掉自己的最高指挥官。这里更像两个曾经并肩战斗的朋友开始博弈,一个活下来成为统治者,一个走日:不是出走日本,而是出走日本曾经的殖民地:台湾。甲午战争《马关条约》满清战败,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曾经共御日寇的国共两党,如今一个被逼走日(出逃台湾),姜文你是要拨乱反正啊!
  
“风车”
片中周韵两次出现在风车下,一次是站在风车下面质问马走日是否杀了完颜,这里用了递进蒙太奇,站在象征正义的风车下的武六,景别从全景直接推到特写。像不像红卫军?武六阅读历史,以为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开始质问,却发现真实原来不是这样的,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历史?国名党消极抗日积极反攻,共产党分钱给有钱的牛犇,坏的三儿。所以导致了——今天,有些人富得把钞票当作了枕头,有些人买个手机还得割肾!有的人一不留神就贪了几个亿,有的人被绑在了救助站的树上!一次是在马走日死时,马走日说她在风车下,因为风车在这里象征去伪存真。周韵所扮演的角色应该是被唤醒的一代。
  
“父亲”
她首先见证了自己父亲“娶小老婆战术”的可笑,可我们为什么没有对从小到现在的愚民政策笑过?武六跟父亲合唱的真的是歌剧吗?而不是一首葬歌?
  
“母亲”
又被母亲的“爱情观”深深惊呆了,我们经常把什么比喻母亲?母亲有40个男人?为什么是40?中国历代皇帝加上袁世凯一共409个,总不能如此旗帜鲜明地说有409个男人吧?
后面夸张的“弑母情结”,正是姜文这一分钟的荷尔蒙荡漾!
  
“钩姐”
swangirl,芭蕾产于意大利,繁荣于俄罗斯,项飞田跟军阀联姻搅基即握住了枪杆子,又把苏联老大哥睡了也是一场变相的联姻。
  
“联姻”
片中出现了三次联姻,片尾的项飞田武七联姻——综上可得,两个最高指挥官的博弈,哪怕返祖也能留下的项飞田,还是看出共产不对劲的“走日”。并不是哪个制度更优越的胜利,而是军阀即枪杆子到了谁手里,谁就拥有了统治国家的暴力武器。
必发365官网,完颜跟不妥协的姜文——完颜象征满清政府,马走日的不妥协,体现了他自身的优越性,一个是行将朽木的满清政府,一个是新的革命力量,所以姜文说他还是个“孩子”。只是他的革命果实被窃取,于是走日:回台湾了。
大帅的联姻——无疑是项飞田跟武七联姻的前身,也预示了项飞田跟武七联姻最终的结果,那一曲挽歌剧,既是送给大帅的,也是送给项飞田的。
关于项飞田跟武七搅基,跟联姻不冲突,参照李银河的《酷儿理论》,性向是流动的,联姻并不特指异性恋。
  
“杀人犯”
被装扮成杀人犯的马走日,外表狰狞,连舞女都怕他,所以,白色恐怖真有那么恐怖吗?  这幅装扮最大的特点是嘴被封住了,丧失了话语权,于是被装扮成杀人犯,可当武六摘下面具的那一刻,你看到了什么?一双热泪盈眶的眼睛!
  
“俯拍”
本片有两处,姜文大量使用俯拍。一处是马走日跟完颜在房间,观众的视角变成了上帝视角,而荧幕中的马走日在跟你分析,i
do是什么意思?是shit!bullshit!完颜所象征的满清一直央求马走日说i
do,有用吗?没用!洋为中用没用!一处是马走日跟武六在火车上。姜文把沙滩搬到了火车上,火车一般表示时间的流逝,沙子也指代光阴,光阴荏苒,姜文将马走日跟武六时隔多年的两次邂逅就这么浪漫到无可救药地串联到一起。并强化了武六讨厌谎言的特征,所以,请还原一份真实的历史吧!
  
最后,姜文死了,他只关心的,就是武六怎么样了,你们怎么样了?

于是,这电影就马走日了,没办法。
哥就是马走日,看见王天王,就是忍不了要暴揍。忍不了。
于是,马走日死了,没办法。
这次不是被广电总局枪毙的,死于这个时代的民意。
于是,就一步之遥了。
你觉着好,还是不好,也就一步之遥了。

    不一样的是项飞田,影片最后,三人帮里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因为他迅速适应了这个新时代。影片开场,武七来找他们,想变成个Old
Money,最后,项飞田跟着武七,把自己变成了个New
Money。项飞田的人生哲学,套用武七的口头禅就是,“这重要吗?”

    孩子般的马走日,活在自己的满清大梦里,那时候他可是“老佛爷身边的红人儿”,那时候老佛爷可都还得听他的主意,那时候可是他提议的绞辫子……可是,约莫还是那骨子里的“孩子气”作祟,一高兴,他去喝了个大醉,“醒来就民国了”。同样是绞辫子,被绞了辫子是清朝,自己剪了辫子是民国,他本可以是改变历史的大人物,只差一步。

在项飞田(法办,代表政府颜面)
王天王(导演,代表如何导向意识形态和口碑)武七(政府后面的财阀,要洗钱的那种)武六(改革派
道德高点
“政协”),当这几个团体的人凑在一块也就抉择了任何人的生死,是剧中的“两条腿才能改写历史”(德先生和赛先生)正像他们想让马走日故意演一次“重返现场”相当于是承认自己是凶手,然后才能放了他。

自己绞辫子,和别人逼着绞辫子,能一样么?
满清遗少,映射了红色后代。姜文是大院子弟,有红色情结,改革开放,无疑是自己绞辫子了。
to be or not to be,一步之遥。
而满清遗少睡了一觉,辫子绞晚了,丢了江山,颇为遗憾。(事实上,老佛爷主持的君主立宪,因为自己死早了,没来得及全面铺开,于是就被民国了。)

    作为一部可供各种解读的影片,《一步之遥》看似严密却提供了各种可能性的特质,让人沉醉。而在1000种可能存在的解读里,个人最中意的是马走日这位活在旧梦里的满清遗少,用自己的生命和新时代撕逼这个点。

    与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马走日不同,项飞田一直顺应着时代变迁,早已在这片新时代的土地上扎下牢牢的根。他就像一颗灵活的棋子,任时代摆布,顺风顺水地成就了自己。

《一步之遥》我们先来聊为什么片名起这个?
  
  
三种可能,男一男二分别叫马走日,项飞田,懂点象棋的都知道,同样一次行棋,馬比相少走一步,类比剧种两人同样操办一件事,最后两人下场确实天壤之别,一步却也是之遥。象棋中的相,项飞田也只能在法租界为虎作伥,出不了“汉界”的汉奸。
  
   第二
武六与马走日,马曾回忆当初武六要是没有踢段两条腿,哪怕留下一条,也就能跟她去拍电影而不是中途下了车,走上了这条路。
  
   第三 片名第三种解读,马走日曾献策给老佛爷:
拯救我大清只需一步把脑袋后的辫子给剪了,然后马走日一路小跑 冷
于是喝酒醉后醒来:民国了。区别在哪,就是被剪了辫子是清朝,自己剪了辫子是民国,一样的人心,只是这一步
差距大了。姜文送“完颜”到买“出嫁”的钟三儿(中山
请自带口音,也别拽着给我说审查前是朱三儿
自己连笔玩一下组成是:朱毛。尤甚。)家里,还是别人买了送钟三儿(民国不是他中山儿打的?别人送的?恰巧?政治遗产?)
然后马走日把类比与“总统”的完颜(政治资产)给“断送”了,然后大家要“北伐”!请注意最后为什么马走日开车逃跑到的地方一看就是福建土楼的传统建筑,这是从上海来的啊,选这么个地方是有地标性吧。马走日觉是“袁世凯”,然后各大军阀就是这电影中大帅的代表,又是娶白俄联盟(不就是军阀后期
各大国际势力在华利益代表的支持么,还记得饭桌的说日语,德语,拉丁语吗?),唯一不懂且觉得牵强的是,武六是代表我党吗?
马走日最后跳下来说的:不知道武六以后过的好吗?
我想告诉马走日:武六,挺好的。。。武六(5+6=11 国庆) 武七(5+7=12
)1912 民国元年。

本身的故事只是载体,作者的推敲捉摸,都在细节和隐喻里。
你能嚼着嚼着,觉出味儿来,于是便喜欢没事儿多嚼几下,这便是艺术了。

    同样的,由性引发的另一种可能性,则存在于武七和项飞田之间。最早的暗示,是受困于马厩的项飞田,马上要被放进来的两匹马给敏感词了;另一个更直接的明示,则是武七在跟项飞田打电话时自渎。

    影片里的马走日,就是姜文自己,他像一个“大孩子”般把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放了进来:周韵、红磨坊、好莱坞歌舞片、吉恩•凯利、《教父》、瑞芬斯塔尔和《意志的胜利》、卓别林、文明戏和话剧(廖一梅的)、百老汇音乐节、黑色电影、海派清口、郭德纲、再加上一点儿《了不起的盖茨比》,这就是姜文的《一步之遥》。

取悦观众的电影,是好拍的,《泰囧》我便看睡着了,却居然空前火爆。所以,学“王天王”般糊弄,谁不会?有了砍掉的女人大腿残肢,够大的大刀,足以。
问题无非是问问观众,用哪把刀?
掀起的恶俗欲望,一片欢歌笑语。

四、性引发的可能性

    我喜欢这部有着浓重姜文标签的电影,即便很多人看不懂,但那正是姜文希望的不是吗?拍所有人都看得懂的爆米花电影,才不是姜文的作派。

明知不可为而为了。
哥哥也是堂吉诃德一样的人物,所以堂吉诃德,喜欢堂吉诃德。

五、完美的最后一场戏

    孩子般的马走日,在逃亡三年后,看到了“王天王”侮辱自己和完颜的滑稽戏。“王天王”用一口上海话,拎着大砍刀,把布做的完颜一刀一刀砍断。马走日本可以为求自保,继续隐忍。可是,约莫还是那骨子里的“孩子气”作祟,他无法忍受“王天王”对完颜的羞辱,因为完颜生前是个体面的女人。他本可以一直大隐隐于市,只差一步。

可这时代越来越浮躁,越是精英的,越是受唾弃。
姜文整个电影里,都明知这点,并且一开场就表明了态度。
to be or not to be,一步之遥。
明知只是个简单的选择,做对就象飞田了,成功满满,例如一直《让子弹飞》下去。
可哥哥是孩子,就是这么任性。
死了就死了,埋汰就埋汰。
办奥运,办总统大赛,不只是为了花钱。

    她深知,这个世界上只有马走日跟自己是同类人,临死那晚,她在车上跟马走日说:“我们就是左眼和右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