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金洪吉和另外7个处理师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他们只用了索马里海盗的

太扯了,只顾着单方面拍摄中国军队的装狠,耍酷,根本不需要演技,片中的索马里海盗很可怜,几乎没有镜头描写,他们只用了索马里海盗的“名气”在演戏。镜头全都是中国军队如何神勇的干掉了海盗。剧情就是走到哪里打到哪里,毫无趣味的枪战,有人会说这是写实,问题是这也不是纪录片,黑鹰坠落也没打的这么无聊啊。

  在索马里附近海域劫持一艘军火船的海盗27日放出风声,为军火船索要3500万美元赎金,后又把赎金降至500万美元。

索马里BOSASSO4月12日电(记者 Abdiqani
Hassan)—迄今至少有五名索马里海盗在外国军队援救人质时被打死,索马里海盗周日威胁要报复。

  海上漂泊十几年

索马里海盗像吃素的一样,傻呆呆的站着当靶子,手里那么多人质居然让敌人安稳的守在驾驶台门口只有咫尺之遥等着他们攻进来,这是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吗?!

  美国媒体同日报道,美军一艘驱逐舰已找到遭劫军火船,正在离它几公里处密切监视。

图片 1

  今年43岁的金洪吉居住在吉林省敦化市翰章乡大兴村,1989年12月,金洪吉离别妻子和两个女儿来到韩国,与韩国东源水产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他赶到韩国的当天就被分配到“东源630号”捕鱼船。由于他是农民,没有海上捕鱼的技能,他上船后被安排做技术含量最低、工资最少的处理师工作,负责将打捞上来的鱼挑拣分类,然后用刀剖开清理,再摆入塑料盘中,最后交给冷冻师送去冷藏。金洪吉凭借身强力壮,自以为什么苦都能吃,可是第一次随船出海便让他尝到了意想不到的艰辛。

在移动的直升飞机上还能从相距不到半米的两个人质之间射杀在移动的集装箱船上的悍匪,还是爆头,这是写实吗,就算在陆地上也很少这样冒险,堪比抗日神剧。

  索要赎金

日期不祥的资料图片显示一名持枪海盗在索马里附近海域的游艇上看守法国人质。
REUTERS/ECPAD-French Ministry of Defence

  从未坐过船的金洪吉首先遇到的是难以适应的永远颠簸的海上生活,没有风浪的时候他都感到头晕,吃下去的食物全部被吐出来,风波大的时候,他扶着栏杆都不敢走动。几天过后,他就瘦得脱了相。船上是采用下钩捕鱼的方式,不停地向海里撒钩,待上钩的鱼多了就收上来。金洪吉和另外7个处理师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每天都有一吨多的鱼上船,他们经常是躺在床上还没睡熟,又一批鱼已经钩了上来,他们就必须马上起来开始新一轮的工作。刚开始,金洪吉以为渔船十天半个月就能回到岸上。而他打工的渔船是远洋渔船,每次航行都要到太平洋和印度洋追逐鱼群。金洪吉开始企盼着船上的冷冻仓装满或食物消耗尽,好因此回到岸上,可是他的企盼很快就破灭了。船上的冷冻仓快满时,船长就与在海上收购的商船联络,鱼的买卖交易在海上进行,同时商船给渔船送来食物。漂泊在大海上,金洪吉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写信,等接鱼的商船来的时候交给他们,再苦苦等待着商船下次来的时候将家里寄的信带来。刚去的时候,公司每个月给他280美元,此外公司还每个月给他家寄100美元,他觉得自己忍受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妻子和两个女儿能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是值得的。第一次出海,他在海上待了34个月,整整近3年的时间没有看到过陆地,他下船时趴在岸边大哭了一场。

里边的士兵不知道如何停船(至少中国navy知道吧),说海盗守着发动机所以不能停船,还要把什么液压机给炸掉,虽然我不是干机舱的,但至少我知道你可以去舵机间(舵机间就是船尾下层,改变舵方向的机器所在的房间)把舵换成手动舵而且可以从舵机间可以直接操作舵,可以往索马里相反方向开,这样就不担心时间,几个悍匪早晚拿下。

  肯尼亚海员协会协调员安德鲁·姆万古拉27日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索马里海盗起初为军火船索要3500万美元赎金,后把赎金降低至500万美元。

一名名叫Hussein的索马里海盗通过卫星电话告诉记者:“美国人和法国人会对他们的杀人行为感到後悔。我们没有杀人,只是索要赎金。从今往後,只要是我们认为是法国人或美国人的人,我们会有所行动的。”

  海盗劫持百余天

之前一次路过索马里海域时,我们就把舵机间当做最后的躲避场所,如果海盗上船,我们就要全体撤离到舵机间,然后封闭所有出入口,把自己关在里边等候救援,程序就是这样。不过我们那次没有遇到海盗,所以也没用上。当时船上还有3个保安,3把AK47,来保障我们安全通过索马里海域,之后他们就下船了。我们还每人试射了一发AK47,感觉扳机很松,稍微用力就发射了,后坐力不大。

  早些时候,一名男子打电话给美联社记者,自诩海盗发言人,要求3500万美元赎金,并威胁要带走船上轻型武器。

“我们不知道在救生艇上的夥伴们死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们怎麽死的。但这次事件不会阻止我们继续抢劫。”

  金洪吉下船便立即回到了敦化老家和家人团聚,可是他的妻子因无法忍受这种生活,已经离他而去。金洪吉伤心不已,几个月后又回到了韩国,在另一条渔船上开始了艰辛、漫长、寂寞、枯燥的海上打工生活。他们的渔船在海上最少的也要两年,金洪吉苦苦地在海上熬着,两个女儿就是他忍受下去的动力。2003年9月,金洪吉又回到“东源630号”捕鱼船打工。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出海,这次出海,他们从南非的开普敦出发,一直在印度洋作业。2006年3月18日,他们在海上与“东源628号”相遇。当时“东源630号”即将要结束这3年的捕鱼航行,而“东源628号”捕鱼船上缺少处理鱼的操作人员,船长问哪个操作人员愿意到“东源628号”去工作。船上另外7名操作人员都拒绝了,只有金洪吉同意了。3年前,金洪吉随船出海的时候,大女儿刚刚读初中,他盘算着现在女儿应该读高中了,3年后就要上大学了,他再忍耐这3年就能挣够大女儿上大学的费用。就这样,金洪吉登上了“东源628号”捕鱼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