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说,这种电影如果在20岁以前看估计有和现在看一样的触动

开篇蒋雯丽动作神情确实很到位,但是最后一句“怎么着都成”说的不够完美,如果剧中她不是老北京,那张国荣一口流利的京腔就说不过去;如果她是老北京,那最后一句确实有瑕疵。第二点,最后巩俐上吊的时候镜头特写是红鞋子,如果导演要表达红衣服红鞋子婚服死去也没什么,但是给红色鞋子特写我实在是不懂它的意义何在……依我拙见粉色的鞋子更好一点。因为张国荣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刚从妓院出来光着脚,顺手扔给她一双粉色的唱戏鞋子,以我之见巩俐第一次见张国荣虽然张国荣没给她好脸看,但是她不会想到张国荣对张丰毅的“情”,所以鞋子肯定会穿上。而且巩俐上吊紧接着就是前面的她给张国荣送剑,穿上婚服死去肯定是对张丰毅的愧疚——没保住孩子。而且在我看来她也想了无牵挂。虽然批斗会张国荣举报她但是看得出来她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她与张国荣之间唯一的礼尚往来就是剑与粉色的那双鞋子了。

完美,绝对推荐。中国难得拍了一出无论中外都赞誉满满的大片,佳作。

被港人誉为“天皇巨星”的张国荣把《霸王别姬》中的“虞姬”程蝶衣给演“活”了。现场的张国荣扭着旦角身段,说起话娇滴滴,笑起来酸溜溜,举手投足活脱一个训练有素的旧戏子。剧组人们对他的演技佩服极了,私下开玩笑的说:“你可真是个妖精!”张国荣对自己的表演也十分得意,虽已拍过很多影视剧,但他仍觉得这部将成为他的代表作。张国荣为人也十分随和。拍戏他是最按时到场的演员,从不耽误大家的时间。如果赶上拍脚步声,胳膊,腿等镜头,坚持不请替身,他认为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通心的,是有感觉的,局部镜头也是某种情绪,某种信息的传达。他全身心投入的程度可以说是“走火入魔”。
从《霸王别姬》小说来看,只需要两拨演员:少年和成年,但陈凯歌觉得还不够,所以他又选了一拨幼年的小演员。那些小孩们都是戏校的,长得很可爱,又十分敬业。他们可真吃了不少苦,因为所有挨打的戏都是真打。陈凯歌说:与其假打打好几遍都通不过,还不如来一遍真的,这样孩子也不知道会打到什么程度,很真实。打完导演都哭了。
张丰毅回忆那场挨师父打的戏时说:“原本导演说穿着衣服打,我觉得要表现出挺大的一个老爷们还象小时候那样,把屁股露出来让师父打,意思才对,所以主张脱裤子。张国荣说:我可不光屁股。我说:‘我不在乎,我来。’”等真到拍的时候,板子打下来,张丰毅真是疼得脸也变了,声儿也颤了。拍完起身,别人都上来慰问他,他强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后来,有人说:“要不你去医务室瞧瞧吧,上点儿药。”他才绷不住,真有点儿急了,回头冲老头儿喊:“你把我打出血了……”这场戏还有一段香港记者的描写:拍这个镜头前,听陈凯歌一声“现在打张丰毅的屁股”,笔者误为开玩笑,张国荣随即乐得拍手叫好。张丰毅声明四十岁以下的女性离开现场方可开拍,陈凯歌只要求在场人不要拍照,引得一片笑声。扮演师传的演员重重地举起“刑具”,较轻地落到张丰毅的身上,众人都笑了,觉得打得不像,于是再来一遍。直到陈凯歌认为打得合格才喊停。
张国荣迅速将“师兄”的长衫放下,他一脸心疼状道:“不能再打了,都打出血了!”由此可见二人戏外也十分默契和友好。
日本兵入城一节,拍到劫后余生的蝶衣,张国荣拍完之后看了回放,建议说蝶衣的化妆应该更凌乱一些才有被蹂躏的效果,陈凯歌表示同意。张国荣要助手过来亲他一下,助手不敢,于是陈凯歌亲自出马,揽过张国荣狠狠亲了一口,把他脸上的胭脂口红抹得杂乱一片,恰如几缕血痕,拍完之后果然效果更好。·“师哥你别走”一节,张国荣叫出这一句之后,陈凯歌喊停,走过去给他讲戏。从花絮中可以看到张丰毅和巩俐都停下来望着陈凯歌听讲,而张国荣眼里全是泪,一动不动地盯住张丰毅,待到陈凯歌讲完,伸手拨开陈凯歌继续演下去,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张丰毅。
据香港媒体描述说,拍摄巩俐往张国荣脸上吐口水那场戏试戏时,巩俐只是随意喷些口水,到了正式拍时,巩俐表情好逼真,口水一大口喷过去,陈凯歌说巩俐演得好,够逼真。张国荣拍完这场戏,对巩俐笑道:“怎么你这么多口水啊,好似喷泉一样。”巩俐不好意思,即刻起身帮张国荣抹脸,张国荣说:“不如我今晚不洗脸啦!”
小楼和蝶衣在剧院演出一节,要求群众演员全体鼓掌,但是一个女孩没有,只是挥舞着一张纸等张国荣签名。张国荣在台上看在眼里,演完之后叫助手找来那个女孩,一边签名一边说:签名是没问题的,但是工作的时候你就要好好演戏才对。
蝶衣戒烟一节,第一次拍完陈凯歌就说可以了,张国荣不满意,要重拍一遍。连续拍了几次之后,他砸玻璃砸得太狠结果把手指削去一块肉,大家都很紧张,他笑着说没关系,这一回终于拍好了。
一般电影为了节省经费,都是按场景排工,同一场景的戏安排在一起拍完。《霸王别姬》为了情绪上的连贯,是按时间顺序排工的,就是说电影中前边的戏是先拍的,后面的戏是后拍的,结尾的戏是最后拍的。你可以明显地看出张国荣在开头还不太自然,有点故作扭捏,随后入戏越来越深,演绎得越来越精彩,到电影的后半部分,陈凯歌说他的表现已经超出自己想象,不再对他做指导,是任由他自己发挥的。
拍摄休息时,“虞姬”张国荣和“菊仙”巩俐开玩笑,两个人亲亲热热,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一会说一会笑。立在旁边的张丰毅全无霸王之威,几次细声细语的插话却没人搭理。见他们旁若无人,楚霸王不觉火往上撞,“别介,咱们可是一家人。”俩人转过头来看看瞪着眼睛的张丰毅,大笑起来,原来是巩俐和张国荣设计故意气他。说起巩俐,张国荣赞不绝口,夸奖她出戏快,适应快。巩俐对张国荣也是颇加赏识,只可惜和张国荣配戏要比张丰毅少,要是再多一些就竟锦上添花了。张国荣玩笑道:‘那是他们怕你爱上我。”
葛优一直以为张国荣比自己小,后来得知人家比自己还大一岁,吃惊地说:“他那是怎么长的。”葛优得了国际影帝之后,张国荣请他吃饭,热情祝贺,还对他说:“我倒是觉得蝶衣应该选择袁四爷,因为袁四爷比小楼更懂艺术,更懂京剧。
谈到张国荣,张丰毅的话更多了:张国荣很潇洒,不像大陆人那么累。平时说话高兴时就扭着旦角身段。他演技好,为人也好,总之除了爱吸烟外其他的都好,他们配合默契,戏中是搭档,生活中是朋友。
·拍《霸王别姬》是张国荣第一次北上,香港朋友都为他捏一把汗,担心他到北京去过“非人生活”,张国荣自己也很紧张,带了一大箱子药,拍摄期间成了剧组的公用药品库。到北京他还真病了,水土不服,发高烧,流鼻血,泻肚子,人迅速地消瘦,他说这样挺好,更符合角色形象。
·批斗那场戏非常辛苦,连拍了两天,当时是北京最热的季节,张国荣在酷暑中穿着全套戏装,挂着大牌子,跪在火盆边声泪俱下地演了又演,结果拍完之后大病一场。
·许多时候没有张国荣的戏份,陈凯歌给他放假,允许他回香港休息,他不走,说要维持戏里的情绪,怕分了心。而当时全剧组都知道他在香港有一个“多年女友”,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费用都是他自己承担,没要剧组拿一分钱。
·拍京剧戏份时上行头是很辛苦的事,勒头勒久了会呕吐,张国荣吐啊吐啊硬是吐习惯了,几十斤重的凤冠一戴一整天。行头上好之后不能吃东西,因为脸上的肌肉活动会使贴片脱落,张国荣又不愿折腾化妆师重新化妆,于是不顾自己的胃病经常饿着。就连喝水也要控制,因为上厕所不方便。拍贵妃戏的时候张国荣要上厕所,怕弄脏了一身繁琐的行头,没敢进男厕,跑到女厕去试试看
·张国荣拍戏时总是会自掏腰包请工作人员吃饭,《霸王别姬》也不例外,当时正值盛夏,他还包办了剧组的水果和冷饮,没有他的戏份时也兴高采烈地带着西瓜去片场慰问。5月下旬,正赶上北京罕见的高温。摄影棚高达40多度。张国荣见剧组人员个个大汗淋漓,难免心疼。拍摄间隙,他趁大家不注意,遛出去花了300元买了一箱冰棍儿。
·张国荣对《霸王别姬》剧组的感情极深,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相处融洽,经常在一起玩闹,工作人员说“他是个近乎完美的人”,“工作态度一流,勤力,肯合作,没有架子”,“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关心人的大牌明星”,“对自己的要求比导演还严格”……拍摄结束时他恋恋不舍,又一次做东请全剧组吃饭,席间难过得忍不住流泪,跟每一个人对饮,喝了三杯茅台十二杯白酒,素来不擅饮酒的他回到房间后呕吐了四个小时爬不起身。张丰毅和巩俐都劝他说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张国荣说:不同了,以后就算再见,寻不到这份心情了……
·这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在戛纳获金棕榈的影片。戛纳影展张国荣以一票之差落败影帝确实很可惜,连评委会都对他表示抱歉,据说是因为最高大奖金棕榈奖和最佳男主角奖不方便让同一部电影兼得。而当年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演员们第一反应都是询问张国荣有无提名,说如果有他,自己就不抱指望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这部电影也没有参加华语的影展,影帝也就无从评起,但张国荣自己对这种境遇从未抱怨过。

《霸王别姬》幕后花絮汇编
                                        

另外这部电影最让我感动的地方是,它以京剧开篇,就真的是以京剧的文化贯穿整部电影——当然这是必须的。但是好多好多电影做不到这一点。

剧情、选角、场景、连贯性等都无懈可击。拍文革题材的电影中,唯独这一部不让我反感,因为有着自然的过渡,不像有些电影纯粹是为了讨好外国人对中国旧社会或糟粕的猎奇而拍,国人看着不舒服。

幕后制作:
该片是是导演陈凯歌的第5部作品,也是陈凯歌电影创作中的一个转折点。影片围绕两个京剧艺人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的生存状态及人性的思考与领悟,是两岸三地电影人合作拍片最成功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中国电影雅俗共赏的典范作品。影片影像华丽,剧情细腻,内蕴丰富深广,极具张力地展示了人在角色错位及灾难时期的多面性和丰富性。说到这部影片,就不得不提起影片的主演——已故演员张国荣。《霸王别姬》肯定要算张国荣最重要的影片之一。无论是影片本身的拍摄水平,还是当时风传的张国荣就与剧中人有相同的“性取向”,都非常引人瞩目。时至今日,《霸王别姬》还在国内影片中有着很高的地位。片中,张国荣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将心理异常的程蝶衣刻画了出来。本应保守的中国观众在张国荣的精心演绎下,对程蝶衣的独特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同情感。张国荣就以此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观众。“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看过《霸王别姬》的人一定忘不了那个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痴迷的程蝶衣。

细节方面最让我感动的是,张国荣在文哥刚开始的时候去张丰毅他们家门口偷听,门外电闪雷鸣。当我看到镜头给到张国荣的时候,确实是先有的闪电伴随很小的响动,随后轰隆隆声传来。但是国内好多好多影视作品都是闪电跟雷声一起响,完全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电影其实很多隐喻,伏笔也足够多,所以对结局感到伤心之余不会突兀。例如金鱼缸的特写、程蝶衣有法庭中画押后用红印泥抹红了自己的嘴唇、那把贯穿前后的剑、菊仙脱下鞋子走出花满楼和上吊时没穿上红鞋子、“我本是男儿身”的一再错等。

《霸王别姬》:陈凯歌的迷恋与背叛

另外不得不赞叹巩俐,《活着》、《霸王别姬》、《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都是响当当的作品,从这一点来看,国际章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英雄》?对不起~大牌太多,您那点儿演技实在是不值得推敲。。《卧虎藏龙》?我实在是看不出如果您的角色换给其他人演会差在哪。。

张国荣在戏里的演里可谓神级,四爷赏给蝶衣的横幅“风华绝代”、“人戏不分”等全部恰如其分,不为过。他为日本人唱戏的那一场,不上妆也迷倒众生;得到四爷送横幅、台上台下的观众争相喝彩可谓他事业巅峰期时,即使得意他也只是含蓄地笑,体现了艺术家该有的修养以及最后自尽前他面对镜头大特写的释怀的微笑,无一不令人动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用这8个字形容哥哥,真真是绝配。可惜居然没能为他争得一个影帝殊荣,实在可惜。

究竟有多大力量去征服观众

最后,我是一个喜欢看电影的小学生,没有任何电影知识,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认为以上的东西是好的。

93年的电影,那时年少,放到现在来看,更多感触,这种电影如果在20岁以前看估计有和现在看一样的触动。

《霸王别姬》这部影片的创作风格与我以往作品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我在拍片时当然会考虑到市场问题,因为这是一部耗资巨大的影片,无论从做人的角度,还是从艺术的角度,我都不能对投资人不负责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必发365官网,王十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经典中的经典!

但这部影片创作风格的转变,并不是迫于市场压力的无奈,而是一种主动的追求。

喜欢这篇影评的朋友,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一得影评”。

《霸王别姬》与我过去的影片题材不同,它充满了生生死死的戏剧冲突,只能顺着它的脉理走,拍成情节性和情感冲突比较强烈的影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eve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像问一个举重运动员究竟能举多重一样,我要问自己:“你究竟有多大力量去征服观众?”《霸王别姬》不但在艺术上被国际影坛认可,而且发行上也获得了成功,影片在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乃至东欧、非洲卖得很好。这使我明白一件事:我在电影创作中完全有能力更加自如、更加活泛。我得主动地去操控电影,而不能被动地让电影操控我。我认为拍电影不需要那么极端,或者商业,或者艺术。影片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坏事,它证明你有更大力量征服观众。我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够深入浅出,拍得好看,但同时也要保持自己。

什么叫迷恋?什么叫背叛?

拍摄《霸王别姬》时,我在创作上进行了自觉的、生气勃勃的转变。但有一点始终不变,那就是我所认定的艺术原则———对人的关注。

与我以前的几部作品一样,《霸王别姬》所着意阐发的,仍然是关于人性的主题———迷恋与背叛。在创作之前,我对两个编剧强调,千万不要把人物意识形态化,人物该是谁,你就让他是谁。

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所表现的是迷恋的主题,他是真正的那种可以称之为“疯子”的艺术家,像他这样的痴人,一旦走下舞台,走进现实的人群,注定是孤独的。也因为如此,他的天真、他的诚实、甚至是他的偏执和妒忌,都很美,很真实。这个形象告诉我什么叫做迷恋。在这一点上,他的情敌,巩俐扮演的妓女菊仙,是与他相似的。

张丰毅扮演的花脸演员段小楼,则出演了背叛的角色。他是个把生活和梦想分得很清楚的人。少年时代义胆侠肠,但后来在凡俗生活中逐渐被社会和时间所消磨。就像他说的:“演戏得疯魔,没错。但如果活着也疯魔,咱在这凡人堆里怎么活?”他先是背叛了自己的戏剧理想,后来又背叛了妻子菊仙,背叛了程蝶衣。但是影片无意对段小楼的行为进行褒贬,因为我觉得,犹如冰与火的并存一样,迷恋与背叛是人性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同性恋题材并不是创作的禁忌

我不认为同性恋题材是创作的禁忌,文学和电影的核心是写人,写人际关系。对同性恋题材的关注表明了文学对人和人关系的探讨又深入了一步。但在《霸王别姬》里,同性恋的分量并不重,这是由人物的个性所决定的。生母的妓女身份和男扮女装的舞台生涯,使程蝶衣对两性关系压根儿就无好感。他的雌雄同在,人戏不分,是一种孩子般的天真状态。因为梦想是孩子的特征,成人哪有梦想?人在长大之后,他实际上是谁、和他想是谁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程蝶衣对师兄段小楼的爱,说到底是对艺术和自身都追求完美,这种痴迷是最让我感动的。

程蝶衣的痴迷,的确多多少少地反映了我自己。他的幸福只能在他的艺术之中,这是许多艺术家命运中共同的东西。

口述:陈凯歌(根据1993年6月罗雪莹《银幕上的追梦人———陈凯歌访谈录》整理)

 
 顶0
 
  
2007-05-22 18:33回复
 兔兔风铃草
2位粉丝

 2楼

陈凯歌再看《霸王别姬》

问:《霸王别姬》可否称得上是你的巅峰之作?

陈凯歌: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要看怎么看,每个人的想法并不是一个定论,也不是一个共识,包括我自己都不一定是这么看的。

问:你怎么评价《霸王别姬》在陈凯歌电影中的地位?

陈凯歌:我对《霸王别姬》的评价是一般人拍不了。因为它有非常复杂的线索要驾驭,它有非常庞大的一个叙事的组织逐渐地浮现。我自己的电影最终的东西是什么?情怀,一个电影若有情怀,永远会被人记住。

问:为什么选择张国荣来演程蝶衣?

陈凯歌:我觉得他在男人里头非常妩媚,他的眼睛很干净,我需要一个眼睛很干净的男人来演程蝶衣,我到香港跟他说这个剧本的时候,他说你不用给我看剧本,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瞬间我记得他跷着二郎腿,叼着一支烟,眼睛是低垂的状态,我觉得非常非常美,非常优雅,我觉得他能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